丹佛‧慰勤的詩

回上頁

 

生活的歷程

 

 

        為南方解放廿周年

☆☆☆☆☆☆☆☆☆☆☆☆☆☆☆☆☆☆☆☆

        也為與妻結婚廿周年而寫

◎◎◎◎◎◎◎◎◎◎◎◎◎◎◎◎◎◎◎◎

 

    一九七五年四月卅日南方解放後,我這隻困籠鳥脫籠而出,因青黃不接的階段,妻子不再在福善醫院任職,生活的支銷緊緊迫着,從不放鬆,頭胎的兒子也硬要在這年尾露面看世界,於是妻子在阮時鐘街市賣菜,我則去梘廠排隊買皂,然後把它交去舊街市(堤岸二府廟與郵政局範圍),每天賺回來的錢還算不錯,怎知好景不常,六個月左右,菜主人索回攤位自己賣,我交皂的經紀生意亦剛巧淡下來,為了生活緊廹,轉行了,我與妻在堤岸新街市車站賣煙,票房公職員,司機,跟車員都是最好的顧客。這種零售烟支的小買賣,本來也過得日子,可是一年後,前後左右多了幾檔,生意分薄了,在資金缺乏隨買隨補的情况下,怎够人家競爭,入不敷出惟有轉行。

 

    轉什麼行?在傷透腦筋之際,幸獲區域公安介紹一間「縫紉手袋組合」,於是,妻子去組合處領取尼龍膠回家加工成為手袋,我則每天傍晚踏單車載着她去交貨,這類手作工夫,時間長,利潤微,為了生活不願捱也得捱。正當徬徨時,皇天有眼,朋友介紹我去西區車站教五個柬埔寨華人讀英文,黃昏五點至六點是上課時間。路途雖遠,為了生活不願去也要去,當作運動吧,這樣日復日,月復月,安安樂樂的過了年餘。

 

    似乎好運一直遠離我,時勢的轉變縫紉組合走路了,欠了我一筆加工錢,補習亦在此時停頓。為了生活,大着膽子在行人道旁擺駕車櫃賣洋貨,那是在一九七八年掃除資產之後,當時,玉蘭亭這段街道只有三個檔口,生意實在旺到不得了,每天下午都騎着pc老爺機車,到西貢「遠通」區補辦一些牙膏香皂回來賣,因不够本錢收郵包貨,唯有辛苦點上落西貢了。

 

    賣洋貨至一九八一年頭,已儲到一筆餘錢,把老爺pc車賣掉,換了架女裝Honda車,便靠着這駕「漢達」,西貢什麼角落都鑽過。至一九八二年開始,西貢和堤岸的街道我幾乎熟識了七七八八,第三兒子亦在此年出世,生活開始有了詩意。但俗語說:人無三代好,花無百日香。在這串日子裡,這段玉蘭亭街道的檔口越開越多,約有廿五檔,生意分薄又競爭,收入少,開支大,且多了一重租鋪的支銷(為了市容,不能再在路旁擺攤),生活又轉走下坡,於一九八三年六月期間,洋貨檔收拾了,晚上却偷偷開檔,但收入有限,唯有在家生產一些油皂,堤岸平西街市是我的銷路,只做了三個月的山寨生產,因為生產雜油皂的技術欠佳(當時流行雜油皂),常常煮壞,也因家裡場地有限,沒有申請生產執照,終於正寢了。

 

    在不知所措的心境下,皇天再垂顧我,於一九八四年九月期間,偶然機會,老襟的表妹因不够資本申請陳平街市的攤位,而找我妻合作,互相分擔攤位費和稅項,就這樣開始,妻子成為這個大街市的一個小販了。

 

    日復日,月復月,年復年,生意當然有上有落,日子也沒有永遠崎嶇,於一九九二年平西街市的改建重修下,我和妻同甘共苦的婚姻生活,是一年比一年的改善了,我倆共同灌溉的園圃裡已開出了多種美麗的花朵:錄音機,電硯機,錄影機,洗衣機,機動車等等,這一切一切,都可肯定,絕對肯定的,我和妻互相努力無間,互相遷就尊重,同心同氣默默耕耘的成果。

 

    趁此南方解放廿周年,更欣逢我和妻結婚廿周年,今時今日,容我在這值得紀念的日子裡,塗上一筆色彩,容我在此輕輕地說聲:親愛的妻子,能幹的太太,我愛妳!

 

    廿年前的今天,廿年後的今天,同樣簡單的一句話,但我相信妳會曉得,深深的曉得,它的重量啊!

 

「凡心靈過的,都會閃出火花。凡創造過的,都會產生影響。凡努力過的,都會留下成績。」

 

   妳說是嗎?親愛的!

 

                 刋於1995113日解放日報《徵文入圍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