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佛‧慰勤的詩

回上頁

 

一束心花

 

 

    結束了!我的戀愛於十五年前,從而走進了婚姻的生活中,走進了家庭圈圈的指環裡。

    親愛的,我不知道要怎樣訴說我們的歷程,我倆曾受封建阻礙,曾受缺乏金錢底折磨,曾受八婆八公閒言誹語然而,在我的字典中,這一切都是小事,不足破壞我倆的情感。因為妳深愛着我,我更是。妳會知道?我不是硬崩崩蠻不講理的粗漢子,[]是我令人掩鼻欲走的脾性,[]卻是我天生的心腸。故此,我是一匹覊放的野馬,忽硬崩崩,似鐵般不可折,好勇敢堅強,忽又軟綿綿,像粉絲般可口,很膽怯懦弱,親愛的,妳說是麼?妳是否愛我這種[怪格]

記起五月那一天,我與妳漫步於姻緣道上,內心已隱約感覺到妳的風韻將我枷着,難馴的野馬終有倦時,適巧在欲倦未倦之際,妳竟踏入我的心房,體貼我的生活,關懷我的言行,不計較我故意的傲慢與不解柔情於是,妳像是懂得馬性的騎師,把我馴服了。

我是圓心,妳是半徑。妳在側旁觀察圓心的內臟,圓心亦甚願給半徑牽住,環走一圈,我倆圈住了。所以我倆訂終身了。互相縈繞,默契。我跑到那裡都有妳在身旁,妳往何處亦有我底柔情伴依,那是關懷,不是約束,這是相悅,不是覊絆。

十五年了,戀愛生活雖結束,而婚姻生活却開始着,讓我倆正视和珍惜現在共同耕耘所得來的果實。不錯,生活是比上不足,但比下有餘。妳該明白,幸福是在我們心裡頭的感受,不是外界的觸覺,外邊多麼繁華,多麼奢侈,但他們心內未必感到幸福。[知足常樂]是幸福底定義。親愛的,妳了解吧!回憶那段往事,我妳的情懷大多數在酸辣苦澀中打滾,我倆的生活亦常在愁煩徬徨中擠迫。然而,我倆的精神哦!婚姻哦!願在温馨的河床,幸福底泉源,和諧清靜的山腰裡,愉愉快快穩穩健健地渡過。

今天,是我倆結婚十五周年紀念日,亦象徵着[水晶石婚],我們的長子十五歲,小也九歲了,我倆愛情臻達昇華至水晶石般明亮而清澈,且清澈透底呢!妳的柔情,我的怪格,都能互相溶和包涵,我倆都懂得相處的道理。更高興的,我倆都有共同的人生觀念,願我倆恆常堅毅着,妳遷就我,我相讓妳,永遠相親敬愛,親愛的!妳說好麼?

最後,在這[水晶石婚]的紀念裡,容我譜上一串情詩送給妳,作為丈夫對妻子一湖清澈的心意。

如果妳在吻著一朵小花,我願是那花中的花蕊。

如果妳正倚着門楣沉思,我願是門楣那枝柱杆。

如果妳正開心的跳着舞,我願是舞步中的節奏

 

                          刋於199061日解放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