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綻開時

   

 

    我的表兄是個嚴肅的人,但他與幾個兒女,溝通得很不好。

    幾個孩子為了上學方便,從小到大,都寄居在外婆家。當他們長大後,每次有假期,他們都盡量找出種種借口,逃避回家見父親。我多次向他們追問原因,他們都是同一答案:很怕面對父親,因為他總是扳著臉孔,粗聲粗氣的向他們追問一些正經的事兒,極少和他們談天說地以打成一片,日子久了,他們都產生了既畏懼又反抗的心理。

    我和內子曾向表兄嫂提過意見,但那次才一開口,就被表兄罵得不想再出聲。

    內子才說了句:“孩子尚小,多點和他們說笑,比較易溝通。”

    表兄立刻扳起臉,咆哮起來:

    “用不著你教。我不懂得教孩子嗎?我的孩子比你們多(他們四個,我們只有兩個兒子),年紀比你們大,用不著你們費心。”

這頭“蠻牛”,我和內子自問無力把他馴服,只好有負表侄兒、表侄女的厚望,“鳴金收兵”,免得越說越僵。

其實,由於愛護侄兒,我們早就想和他談談,但一直猶豫不決,就是怕他的牛脾氣。這次是因為聽到他的大兒子阿賢對我的兩個孩子說:

“真羨慕你們,同父親相處好像朋友一樣,凡事有商有量,真溫暖。”

就這樣,我們這兩個表叔表嬸就只好被他的父親噴得灰頭灰腦了。

    表兄的大兒子阿賢和二女兒阿雲,都是在讀高中時,就和同學發生感情和一直維持發展著。

    旁人都很明顯的看得出,表兄嫂都沒有一絲一毫反對二女兒談戀愛之事。但言談間常強調絕不准阿賢太早交女朋友。這樣,又不期然令阿賢產生了父親太偏心的感覺。

這幾年來,我們夫妻倆不知花了多少唇舌去開導他,和為表兄辯解,幸好阿賢還是個聽話的孩子,才不至於盡往牛角尖媃p。

    從小到大,他們都知道我們這兩個表叔表嬸疼愛他們,所以很喜歡同我們談心事,尤其是阿賢。

    高中畢業後,阿賢和女同學的感情越來越深厚,已經很明顯的進入戀愛階段,但卻一直都不敢對父母明言。

    過時過節,女朋友阿雪總希望他帶回家吃頓飯,以肯定她在他和他家人心目中的位置。

    他不敢把阿雪帶回他家,就只好把她帶到我們家來。

    看到他倆在我們家中高高興興的吃飯,輕輕鬆鬆的談笑,真希望表兄嫂能早日接受他們倆。

    本來,我們一直都很樂意招呼阿賢和阿雪,初時內子也曾顧慮過,一旦被表兄嫂知道,會不高興和興師問罪,甚至可能會誤會我們和他過不去,特意教壞他們的兒子。

    但後來內子被我說服了,因為我們是問心無愧,純粹是為阿賢好的。

    當時我認為,他們偷偷的來往,時間長了,表兄嫂必定聽到風聲,但阿賢在父母面前卻矢口否認,總說只是同學關係。但在我們面前,卻坦言承認他倆的戀情,而且什麼事都向我們傾訴。這樣我們就可以趁此機會,多了解一下阿雪的人品和家庭背景,而且也可以時常教導和提醒他們:年紀尚輕,又未有事業基礎,維持交往慢慢培養感情,可以互相多些了解就不打緊,但千萬別做“錯事”,免得誤己誤人。

    另一點使我們極力支持他們的是,經過了解,阿雪這女孩除了家境稍差外,在目前的社會來說,已是難得的好女孩了。只讀完高中,就出來社會做事,還負起供兩個弟妹繼續求學的責任。品性也沒有一般雙十年華的少女那麼好時尚、愛妝扮。

    在工作崗位上穩定之後,她又在下班後,到夜校去進修各種知識,不斷的自我充實。

    歲月不饒人,五、六年的時光轉眼流逝,直到今天。所有的事實就是最好的證明,這兩個真心相愛的孩子,在風風雨雨的磨煉之下,不只感情不變,愛得更深,而且都先後在兩間規模頗大的外資公司找到一份有前途的工作,同心合力為未來的幸福生活,奠下一定的基礎。

    幾年來,他們不單只儲蓄夠了結婚所需的費用,而且還計劃好未來幾年的一切事宜,準備在明年建立屬於他倆的幸福小天地。(他們準備好,萬一表兄嫂一意孤行,仍多方阻撓的話,就靠自己.....)

不過,今年春節年初二,他倆來拜年時,好開心、好快樂的好女孩,綻開如春花般的笑靨對我們說:

“快樂極了,阿賢的父母在年初一,請我同他們全家一道到「順橋」喝早茶,而且一直都滿面笑容的對著我,表叔表嬸知道嗎?在接到他母親的電話之前,阿賢一直都沉著臉,悶悶不樂的。向我母親拜年時,我已看出他是強顏歡笑的。聽完電話之後,我們懷著期望和忐忑不安的心情到酒家,後來才……啊!我真的很開心,阿賢也很開心。”

阿賢在身旁溫柔的摟著她,眼堿v溢著幸福和喜悅。

    我倆不禁鬆了口氣,兩個孩子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

我們總算沒有白費功夫了,一直對他們默默的支持(說“默默”,是因為多年來,表兄嫂都不知道我們一直在和他們唱反調,一直都在“支撐”著這對小情侶。)

    除了衷心的祝福他們倆,在另一個春暖花開的時候,得償所願之外,也沒有去深究表兄嫂改變的原因。

   因為在內心堙A我一直很主觀的認為,只要他們真心的疼愛兒子,只要兩個孩子堅持不捨,用最好的事實去證明自己的選擇沒錯,總有一天他們會明白、會諒解和接受自己的乖兒子和好媳婦。

希望那些過份嚴肅,過份固執的父母,別只管用物質去滿足孩子,應該多用愛心與耐性和子女溝通,以了解他們內心所想的。

現代的孩子早熟,他們會有自己的一套人生觀(雖然他們未必明確分清好與壞)。過份用長輩的身份監管他們,恐怕物極必反,弄至孩子和家長反目,傷害了兩代的感情與和氣。

明年春花盛放時,見到我的表兄嫂笑逐顏開登位新翁姑,享用“新抱”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