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夢留痕

 

    我知道,在這個華文中心所有的女生中,我雖未夠資格成為校花,但“班花”這個美譽,應該當之無愧的。

    因為,我可以輕而易舉易的,從那些男生的一舉一動中,得以肯定自己在他們心目中的“班花”地位。

    他們總是留意我的一舉手,一投足,他們有時還肆意而貪婪的留戀我的一顰一笑。

    那些膽子大的,會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我,而且會盡量把握機會向我調笑。

    但那些膽子小而害羞的男生,則只敢偷偷的看我,他們的目光一與我的眼睛接觸,一下子就會臉紅了,這時候,我總會暗自發笑……。

    但是……。

    唉,世事就是總不盡如人意(起碼我覺得太不如我之意了)。

    在同班的二十多個男生

中,就偏偏有一個例外。

他叫雲翔。

 

                             

   

    雲翔。

    我忍不住微微地側過頭,把視線悄悄的溜向那邊座位的男孩。

    心中卻不由狠狠罵了句:

      “臭雲翔,很了不起嗎?”

    可是,心媮鬖b罵他,視線卻在他的側面上留戀遊移。

    他正微垂著頭,專注抄寫著黑板上的註解,並不時抬頭看看黑板上老師寫的字。

    我的腿突然被碰了一下,把我嚇得如夢初醒。慌忙把視線轉回前方,卻正好與老師嚴肅和帶著質疑的目光不期而遇,我嚇得立刻低下頭,偷偷的伸了伸舌頭,繼續抄寫。

    耳中卻聽到鄰座的芝彤悄聲的笑著調侃我:

    “有人被帥哥迷住了。”

    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並伸手在桌底輕輕擰了她的大腿一下,口中卻為她剛才適時提醒我而說了聲:

    “謝謝!”

    但她說的那句話,卻在我腦海中轉了幾轉,視線又不自覺

的飄向雲翔那邊。

    想不到,他的臉也剛好轉

過來,並適時向我露出一個莫測高深的笑容。

    這笑容顯現在這張我覺得不是很帥的臉龐上,竟令我感到他不單可愛,還散發了一股迷人的魅力。

我忽然感到自己的臉上出現了極少、極少有的躁熱感覺……

 

                      

 

    多年來,住在胡志明市的人們都知道,每逢雨季,外出如果碰到天降雨,切記一是最好盡快冒雨趕至目的地。二是火速打道回府。可以的話,盡量別避雨。

    因為雨停後,不少街道會被水淹了幾公寸高,這時候才想走,可苦了。

    尤其是騎著摩托車,就更麻煩了。這堣j雨過後的特色,就是到處是不退的積水,隨處可見,推著死了火的摩托車涉水而行,或者拼命希望重新啟動車子的駕駛者。

    不幸的是,今天我正是“受害者”其中的一個。

    今天是綺琪的生日,下午一班好朋友在她家為她慶祝。

正玩得興起,天公突然不高興似的沉下臉來,刹那間烏雲密佈,還刮起大風。

    在這時候,大家當然也不願提早回家那麼掃興,我也不例外(雖然我回家的必經之路一定會被水淹)。況且我心想,那住得遠的幾位朋友尚且不怕,我家和綺琪家只隔幾條街,不到兩公堛爾舋{,怕什麼?

    管他的,繼續玩……。

    傍晚五時半了,大家也不好意思再留在綺琪的家。不過,這時候大雨也停了,只是還在下著不斷的毛毛細雨,大家便紛紛各自回家。

    我騎著Attila從傅基調街轉過阮志清街。

    一路上,我也和其他的騎車者一樣,把車駛到路中央水淹得最淺之處,以避免車子死火。

    但在臨近何宗權街交界時,為了閃避一輛迎面而來的轎車(它正以“大石壓死蟹”的氣勢向我沖過來),我被迫只好迅速把車靠向路邊水淹得最深的位置,我只來得及轉頭向那輛轎車的屁股臭罵了兩聲,自己的Attila便在約四、五公寸高的水中,痛苦的抽搐了幾下,然後癱瘓了。

    我連續嘗試發動了十數次,可惜都不成功。只好無奈的一邊埋怨那害人的轎車,一邊跨下車。

    我心疼的低頭看著肮髒的積水,把自己身上漂亮的長裙裙擺都浸透了。我知道自己此刻的樣子,就像曾經目睹過、甚至笑過不知多少次別的女孩所遭遇相同窘境時、所表現的可憐和狼狽的模樣。

     我的裙子下擺飄浮在水堙A令我行動時,感到裙子的重量不知增加了多少倍,裙擺不斷地晃動和把裙身向下扯。

    平時看起來,既漂亮又高貴的手油門摩托車,此刻變成了一頭賴在水中不肯走的大水牛,我吃力的推動它;一步一步沉重而艱辛的走著,一面還要擔心和提防“超重”的裙腳,會把肩上的兩條小吊帶扯斷了。

    我心塈啎ㄕ穖o樣想:

    “這真是我有生以來吃的最大苦頭。”

    這時候,一陣稍大的摩托車聲,慢慢迫近我身邊,一把男性的聲音隨著響起:

“讓我來幫妳,好不好?”

    我詫然的止步轉頭一看,那是個穿著雨衣的男人,在昏暗的天色下,我仍然一眼認出那稍低的鼻樑,和看起來大了點的嘴巴,對我來說,太熟悉了。那聲音我卻覺得有點陌生,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和我說話。

    他停在我身旁,但仍不斷扭動摩托車的油門,免得車子也“死火”。

    意外令我望著他,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他的面上又綻開了那高深莫測的笑容(是笑我的狼狽相嗎?)並開口說:

    “我知道你家在那堙A我也是住在附近的,如果你相信我,那你可騎我的車先回家,我會幫你把車推回去的。如果須要的話,我再替你略略修理,就可發動了,很簡單的。”

    我聽他一口氣把話說完,心中不禁對他騎著那輛雖然不算殘舊,卻已過時的HONDA82,感到猶豫。

    我第一個慣常的反應就是:

    “他會不會騙我的車子呢?”

    不過,這念頭只在腦海一閃即逝,他的誠懇目光瞬間征服了我,我感到自己有點神不守舍而把Attila交給了他,然後騎上他的HONDA82,並聽從他的指點,踏1檔,扭大油門……先行回家。

    這段路其實很短,大約五、六百碼左右,我帶著三分竊喜,七分迷糊返抵家門,熄機下車向來路張望時才感到如夢初醒,心中又有點焦慮了。

    我回頭看看關著的家門,一時間也不敢呼喚爸媽出來給我開門,怕他們大

驚小怪。可是心堳o越來越發急了:

      “怎麼還未到呢?”

 

                                

 

    他不單只把車推了回來,還帶來一個工具箱。

    爸媽開門讓我們推車進屋內時,我看出他們眼中的疑問,於是我連忙介紹

說雲翔是我的同學。

    進了屋內,他把雨衣脫下,露出了一身陳舊而沾滿油汙的衣服,我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

    等到他從工具箱堮野X一些工具,並且以熟練的操作,很快就替我把車子重新啟動的時候,我可以斷定他是一個修車匠了。

    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竟然有些莫名的失望。

    在他替我修車的時候,雖然我也東拉西扯的與他談了一些學校和同學的事,但自己心媗蒫M總是介懷他那身肮髒的工作服。

可是直至他收拾好工具告辭時,我除了向他道謝之外,心中雖想問他收多少修理費,偏偏卻好像逃避現實似的,不願意問出口,我覺得自己真的不想問他是否修車匠,更不想說要付他修理費。

 

                      

 

    這件事之後,他在學校對我的態度有了改變,他會主動和我打招呼,與我閑聊幾句。

    但是,反而我很明顯的對他的感覺卻變得大不如前,而這種改變的原因,自己心埵頃ヾA也間中會在心中譴責自己的市儈、虛榮與無知。

    那是因為我對他的職業一直耿耿於懷。

每次面對他,或像以前那樣,上課時忍不住偷偷的觀察他時,我又會忍不住想到那套油汙滿佈的工作服,心堣ㄣ蟋M地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和複雜的煩惱感覺。心媊控o自己仍是喜歡他,又好像在潛意識中不願意讓自己真的喜歡他。

哎,真矛盾!

 

                   

 

    其實那次他幫我推車回家的第二天,我就騎著車,刻意在遇見他的路段慢慢的邊走邊觀察

搜索。

     以前天天幾乎都要經過幾次都沒留意過,這天我只不過稍為留心一下,就很容易的發現了他。

    就在阮志清街和何宗權街交界的一個角落,見到他時,他身上依然穿著那套滿是汙漬的衣服,正埋頭修補一輛自行車的內胎。

我想或許是我還年輕,思想尚幼稚和無知,又或者是階級觀念的影響吧,我突然間有種失落的感覺,內心一下子似乎變得空虛了,我下意識的扭大油門,車子加快速度向前疾馳.....。

 

                                

 

    姑姐隨丈夫移居加拿大十多年,這次回國探親,就在我們家媦住。

    這天同我在“順橋”吃過早點,我們便慢慢踱步回家。雖然謝淵和阮志清這兩條街道的人行道,都因被各種各樣行業經營戶的貨物阻礙著,路人行走極為不便,但姑姐仍然堅持要步行。她喜歡到處慢慢欣賞這個久違了的故地。

    她瀏覽著那些以前難得一見,現在幾乎應有盡有的商品,欣賞那些新建的漂亮樓房,她驚訝於那些滿街穿梭的摩托車,當然漏不了感歎那一檔接一檔的“x張有獎”彩票檔!

    我見她挺有興趣的,便笑著對她說:

“這媕雩茖C天都出新的‘億萬富翁’,您要試試嗎?”

姑姐蠻有興趣的回答:

“也好,就買幾張玩玩。”

    這時候,我們已走近何宗權街與阮志清街交界,正想折進路旁的彩票檔碰碰運氣時,遠遠的我已留意著他,此時我見他正蹲在地上,正忙著在一輛摩托車上幹活。

    我心堣斷在祈求,希望我和姑姐經過他的身邊時,他還在專注的忙著,千萬要忙得見不到我,就算看見我,也別和我打招呼就好了,免得姑姐不只問長問短,肯定還要給我上“帶眼識人”這一課。

    想到姑姐像唐三藏那樣滔滔不絕的“訓話”,我忍不住伸了伸舌頭,怕怕!

    正由於我不斷的向前張望,竟被我目睹了一幕,他勇擒搶項鏈歹徒的全部過程。

    當我們擬停步在彩票檔的時候,一位衣著時尚的女子,正騎著一輛嶄新的高檔摩托車,在我們的前方慢慢行駛,她的臉不時轉向路旁的店鋪,在尋找什麼似的。

    突然,一輛乘坐了兩個男子的摩托車,疾快的從後面一竄而上,並在那女子的旁邊稍緩的刹那間,後座的匪徒已迅速瞄準一下子拉斷了那女子頸上的金項鏈。

    他們的車子,也在這一瞬間,加快速度如箭般向前飛馳。

    那女子可能也自知配戴了一條頗具“斤兩”、又惹目的足金項鏈,所以時刻有著心理準備,只見她的車子因搶匪的牽引力而搖晃了兩下,就被她竭力把穩了,並且立刻加速向前追趕,更不斷高聲大喊:

   “搶東西、搶項鏈……。”

    我和姑姐正看得目瞪口呆,正是說時遲,動時快,其實這都只不過發生在眨眼之間,只見歹徒的車子如脫弦箭般橫過了何宗權街口的一刻,剛剛還在埋頭幹活的雲翔,已毫不遲疑的手提著一隻自行車外胎,飛快的沖向馬路,而且剛好追及歹徒,我見到他又快又準的把手中輪胎,猛力套著後座的搶匪。

    我更驚惶呼叫的目睹,他被摩托車拉得幾乎摔倒,他蹌蹌踉踉地被拉出二、三碼遠左右,終於隨著一聲巨響,歹徒連人帶車被雲翔拖跌了。

    此刻,多個見義勇為的附近居民和路人,已一擁而上,兩個搶匪還跌得暈頭轉向時,已被大家輕易的擒獲了。這時候,身邊響起了姑姐的聲音:

“這修車匠真勇敢啊!”

 

                   

 

    下午回到學校,我急不及待的把早上目睹的事情,繪聲繪影的對同學們說了。

    有些同學認為他勇敢、身手不凡,我聽了心堻漯x起了莫名的喜悅。

    有些同學則唱反調,認為他的行為很愚蠢,根本不知死活。因為一來匪徒必會反抗而對他行兇,二來恐妨日後會找他報復。

    我對這些話感到很不中聽,竟然會“理直氣壯,大義凜然,”的反駁他們,直斥他們膽小懦弱。

    不過,我口中的語氣雖強硬,卻心中雪亮,意識到自己正在不顧一切的盡為雲翔說話。

    唉,這是怎搞的?

真是少女心事複雜多變嗎?

 

                   

 

    我正思量著,要用什麼方法和借口,才有機會接觸和多了解他的時候,爸爸的摩托車前輪內胎穿了孔,我突然感到真的天助我也!

    我把握機會裝孝順,要替爸爸拿去修補破孔。

    爸爸很驚奇的看著我,跟著啞然失笑,忍不住取笑我:

    “呵呵,寶貝女兒終於長大了,往時自己的車子穿了內胎,還要我這老頭子替她推去補,今天居然倒過來,自告奮勇要幫爸爸忙啦!哈哈!”

    我特意推著車子繞了個大圈,由阮氏細街轉過陳貴街,然後再拐人何宗權街(途中起碼經過兩個修理點)

    當我把車子推到雲翔的面前時,已是氣喘籲籲,香汗淋漓了。

我又面對了那高深莫測的笑容。

閑聊了幾句,我急不及待地用試探的口吻問他:

“你這工作不辛苦嗎?怎不找一份不用日曬雨淋的?”

    他邊用工具撬開車子前輪的外胎,邊笑著回答我的提問:

    “我不別找工作的原因,是因為我想在這段日子堙A好好的修完中文課程。現時我可以在上午和晚上,在這奡壑H修理車子,下午可專心到華文中心上課,上午和晚間,我就利用沒有車子修理的時間來溫習功課,找別的工作,是很難有這些方便的。”

    他頓了一頓,抬起頭凝視著我,認真的說:

    “最重要的是,我的生活費和學費都是依賴它的。因為我家的環境並不好.....。”

    他沉默了一下,又說:

    “希望你別看輕這份工作。”

     這話令我的臉紅了,我感到心虛而慌忙輕聲說:

     “我沒有這樣想。”

      這個上午,我們談了很多,談了很久,也談得很投契;很開心。

     回到家堙A一進屋內就遇上爸爸質疑的目光,和揶揄的語氣;

     “你這丫頭,附近的修車匠今天大罷工了?你要把車推到西貢去補嗎?”

 

                      

 

    我一有時間,就去找雲翔,陪他聊天。當然,我也很喜歡看到那些羨慕的眼光──羨慕修車匠有個天天相伴的漂亮女朋友──我這樣認為,應該沒錯吧?

    記得初時,我還要找些“車子好像有什麼問題?”為借口,兩個星期之後,就變得坦然和習以為常了。

    姑姐回加拿大後的第一個周末,我們開始了第一次約會。

    我們真的拍拖了……。

    戀愛,當然是應該充滿浪漫的快樂與美麗的憧憬。

    情人的約會自然也是最開心的。

但是,快樂和開心能否持久,美好的夢想可不可以變成事實呢?

 

                                

 

    這是我第一次和雲翔參加朋友的生日Party,我以為他會和我一樣,玩得好開心。

    但是,我很快就察覺到他的神態異常了。他為什麼整晚坐立不安?

    雖然,我曾經多次,真心真意的向他表示和強調,我自己雖然喜歡打扮,愛好時尚,(哪個少女不愛美呢?)但我是絕不介意,也不會強求他去改變他的樸實作風和外表的。

    當然,這也是因為我個人一直都存有這樣的看法;只要我時時都漂亮出眾就行了,身邊的伴侶外型不必太出色,只要他整整齊齊,並非不修邊幅就0 K啦,這樣才有安全感。

但是,當我發現他的神情舉止有異,再細以觀察一下在場的朋友之後,我想,我應該找出了原因所在了。

 

                   

 

    我把手上幾袋大包小包的東西遞給雲翔。他有點不解的望著我,並沒伸手接過。

    我看這情形,只好自己一邊把袋中的物品拿出來,邊向他解釋:

    “昨天和媽媽逛超市,見這些東西在減價促銷,所以給你買了幾件……。”

    說到這堙A我把話題打住了。心堣]湧起了一陣不快的感覺,因為我才拿出一雙閃亮的皮鞋時,就見到雲翔立刻皺起了眉頭。

    跟著他面色一沉,並把所有的物件向我一推,不高興的說:

   “這些東西,目前我還用不上。”

    他稍停一下,似乎有點不忍的抬頭望著面現不悅的我,語氣溫和了點繼續說:

    “以後別無緣無故買東西給我了。”

    我知道,自己的面色也是忍不住變得難看了,心堻ㄛO委屈,但仍按捺著性子追問:

    “有什麼不妥嗎?”

    他輕輕的捉住我的手,溫柔的凝視了我片刻,才帶著歉意說:

     “或許將來有一天,,我也會追求這些名牌服飾,但目前我實在未有這個需要,況且,老實說,我覺得自己現在的身份和職業,真的不適合穿這些,起碼我會感到目前穿起來,會渾身不舒服。”

    他說這番話的時候,我發現他的眼神,刹那間從溫柔中轉變成無限的倔強。

    這時,他不以為然的繼續說:

    “而且也沒有理由要你買給我。”

    我正想說話,他的語氣卻突然又變得溫柔而流露著歉意的搶著再說:

    “說起來,直到今天,我還沒送過你一份像樣的禮物呢!”

    我把手抽回來,一邊從袋子堜漭X一件襯衫,並且舉起來讓他看,希望能吸引他(我錯以女性的心態去忖想),一邊對他說:

    “前兩天在生日聚會中,我見你的表現反常,所以暗中留意追尋究竟,才看出原因。”

    我見他沒表示什麼,便繼續說:

“我覺得你好像總是介意自己的形象服飾和我那班朋友格格不入。我今天送這些衣物和鞋子給你,你應該明白,我不是以為你買不起,我只是覺得以一個女朋友的身份,送點禮物給自己的愛人,沒什麼問題啊!”

 

                      

 

    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雲翔的做人原則和固執的性格,而從他的固執程度中,我察覺出他的自卑感,那是一絲不很明顯的自卑感。

    不過,我也知道,他還懷著一顆強烈的自尊心和上進心!

    那天,我們就因為各自的堅持,結果不歡而散。

    他堅持不肯要那些衣服,我也決不肯收回。

最後,我發了小姐脾氣,不顧一切的把東西全留下來了,然後,自己悻悻然的一個人跑回家。

    我們鬥了幾天氣不見面。

    第六天,正巧爸爸的車子又穿了內胎,這次他還主動的叫我拿去修補,於是,氣早就消了七七八八的我,趁此機會又把車子推到雲翔的面前。

    我們彼此裝著好像忘記了那天的事,大家只字不提。

    臨走的時候,我對他說:

    “明天是少媚的生日,也邀請你,我們一起去,好嗎?”

    我見他猶豫了一下,眼中迅速掠過一絲抗拒的神色,但當他接觸到我那期待的眼神時,他的心軟化了,只好無奈的說:

    “好吧,明晚我去接你好了。”

 

                      

 

    “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

    說起來,自己也覺得奇怪,我雖然是個喜歡時尚、追趕潮流的女孩,但我卻偏偏愛好詩詞。

    不過,由於程度有限,這門深奧的學問,我自問還處於在門外摸索的階段,可是,此時此刻,白居易這首“花非花”的後面兩句,總給我一種好像在寫我和雲翔這段短暫、又沒有結果的感情。

    雖然我不十分明白這首詞究竟在寫什麼,但是,初嘗失戀苦楚的我,卻感到自己已深深體會出這兩句詞的個中滋味!

    我和雲翔的一段情,就如春夢一樣的短暫,仿似朝雲的瞬間消逝無蹤嗎?

    那一晚,當我在期待中,卻始終失望的見到,他到來接我時,身上穿著的,竟然不是我買給他的衣服和鞋子的一刻,引致我倆分手的導火線開始點燃了……。

    哎,或者這就是貧與富之間始終存在的芥蒂吧。

    剛分手的時候,我心堻o樣想,一切都因他的自尊心太強,其實在目前,花費女朋友的錢財,出入都騎女朋友的車子,女朋友送自己東西受之無愧,還沾沾自喜、到處炫耀的男人多的是,大家都見怪不怪了。有些人甚至還會大聲的說:“現在男女平等嘛,男人花女人的錢有何不可?”

    每想及此,我心堸ㄓF委屈,還多了幾分恨意。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始終都要與眾不同,是固執還是自命清高?到頭來,還要為了這個屢次令到我倆不歡而散的問題而分手了。

    我一點不介意他的出身,職業和經濟環境,但為什麼他卻始終介意,始終都要認為自己在高攀我呢?

    每次為了此事爭吵,他不只認為自己在高攀我,高攀我的親戚,甚至高攀我的朋友。

    “高攀”的壓力,終於使他選擇了放棄我。

    當他忍痛說出分手,當我含著滿眶傷心與失望的淚水,看著他毅然轉身捨我而去的時候,我的心不只充滿了痛苦和難過,還對他產生了無限的恨意。

    我不甘心,不服氣他要分手的理由!

可是,我始終都無法戰勝他的倔強和頑固。

 

                   

 

    這幾天,我心堨R滿的都是哀傷和怨恨,我躲在自己房中偷偷飲泣,胡思亂想。

    我覺得他不可理喻,甚至感到他簡直不識抬舉,不分好歹。(因愛成恨吧!)

    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受刺激的情緒逐漸穩定,理智使我慢慢冷靜下來之後,思前想後,我才覺得,我和雲翔都好傻,可能我們都太年輕了,還是那麼幼稚無知。

    我們竟傻得會為了一個應該不是問題的“問題”而分手。

    世事不斷在變,人,也會隨著環境的轉換而改變。

    我知道不應該恨他,也毋須絕望,目前,他未能適應我的生活和家人朋友,我為什麼不可以反過來暫時遷就他?

    他有志氣,不依賴別人,只靠自己,是件好事,他不願意接受女朋友那些不必要的禮物,也沒什麼不對,我又何必勉強他呢?

    想清楚之後,我相信,他肯定會接受某一些必然的改變,只不過遲早的事而已。

    因為,他現在不斷的努力充實自己,就是希望將來可以在一些大公司找一份好工作,當然是文職之類了,要不然用功讀書為啥?

    到時候,他自自然然的就會為了適應周邊的新環境,而改變自己的一貫作風和形象。

    想到這堙A我忍不住綻開了很久不見了的笑容。

    我感到自己不單想通了不少事,還看透了一些人生哲理,就是人可以憑著倔強和堅持原則去扭轉局面,改變環境。但面對一些正面的、又是必然的更改,再頑固的人,也得為了種種的個別因素,而被環境改變了自己。

    我突然又想起了白居易那兩句詞。不過,此刻的我,覺得自己的春夢雖也短暫,但醒後原來並非無跡可尋,相信我的夢還有延續的機會。

    原來朝雲散後,就可見到一道曙光,接著旭日會把天空照得更美麗。

我不禁把目光投向停放在院子堛煽X輛摩托車,希望看到其中一輛又穿了內胎……。

 

 

                    2010.10.4寄自南國

 

南京許樹錚詩家2010.10.5箋注:

 

很少看到這種細膩袒露心懷的好文章,

看來,中國文學在越南真的一流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