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 份

  

   所謂“人生何處不相逢”,想不到相隔3年,又會在這間公司重遇她。

    本來.她在我腦海中的印象,已經被無情的歲月逐漸沖淡了。不過.可能曾有一段頗長的時間,在我的思維中時常浮現她的倩影,所以到這間公司上班的第一天.一見面我就立即認出了她。

    甫跟她打照面,我心奡N起了一脾莫名的驚喜,正想向她點頭招呼.誰知她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又忙著低頭數鈔票。那淡然一眼,給我的感覺是那麼冷漠、那麼陌生,心堣ㄔ悀@陣黯然。

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細心一想,心內又感釋然。自己曾對她有意,心埵釵o,一見面就認出了,根本不算奇。但如果3年前,她對我沒有任何特別印象,甚至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內,那3年後的今天,她對我視若無睹,也不足為怪。

3年前……

@                    @                    @

在第5郡陳春和街的一個教中文電腦中心,上課的第一晚,因為“人多機少”的緣故,所以要兩人共用一臺電腦來學習。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和我同坐是一位身材高挑、長髮披肩、容貌秀麗的女孩子。後來知她叫何詠琳。

當她仰頭和我微笑的時候,那雙清澈的大眼睛,似乎也流露著笑意。和她點頭招呼的刹那,我的心忽然起了一陣莫名的悸動,面頰無緣無故的燥熱起來,我知道自己的臉紅了。

在她身旁坐下後,一陣陣淡淡的幽香,滲人我那因第一次和陌生且漂亮的女孩子坐得那麼接近而產生緊張的神經,我感到心房比平時跳得特別快,霍然覺得有點坐立不安,我自覺的把身軀向旁邊挪開一點,這時候,我覺得她轉頭望了望我,不知為什麼我竟然不敢把頭轉過去正視她。

雖然心堛器D她長得很好看,有道是“秀色可餐”,所以也著實忍不住想多看她幾眼,但我只敢用眼尾的餘光竊視她,因為我心動而變得心虛了。

心虛,做事自然會出差錯:因此,在她的纖手還未及離開鍵盤時,我一時大意,竟把手按到她柔軟的手背上,我吃了一驚,慌忙把手縮了回來,面又立刻紅了。其實兩人共用一臺電腦,這樣的“碰撞”情形是無可避免的,但我的心埵陸迭A怕她誤會我佔她便宜,所以眼睛雖然仍不敢望向她,口中卻快快的說了句:

“對不起!”

倒是她毫不介意而大方的說:

“不要緊。”

@                    @                    @

難怪每次爸爸見到,我在女孩子面前臉紅和羞怯的模樣,總是歎著氣,無奈的說:

“年輕的時候,追女孩子是我的強項,料不到會有個在女孩子面前如此窩囊的兒子。男人大丈夫,偏偏會怕女孩子,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真沒用。”

    以前年紀小,未解男女之事,對爸爸的說話也不以為意。但隨著時光的流逝,我的生理和心理,都在不知不覺間,變得成熟了。因為我已經懂得對這個何詠琳有了傾慕之心。

    日間,她的倩影不斷縈繞在心間;晚上,我還是只敢偷愉的注視,她的一舉一動和淺顰輕笑,我心醉著她那雙在鍵盤上移動的纖纖玉手,和眷戀著她那婀娜多姿和飄逸的身影。

    然後每個午夜,我又會懊惱不已,難以人眠,我恨自己那麼笨,那麼膽怯,近水樓臺,卻偏不懂如何抱月歸。現在我越來越明白爸爸的說話,的確有道理,說不定將來真有一天,我要靠“相親”,才可以娶到老婆呢!

    我想,恐怕真的要請爸爸伸出援手了。

@                    @                    @

    當我還在猶豫不決,是否應該請教爸爸有關追女孩子的秘訣時,爸爸平時的教導,又再一次被殘酷的事實證明是對的。

他常教導我,做人要手腳敏捷,腦筋靈活。只要不是壞事,心堶Y想做,就盡快動手,莫遲疑不決,.拖泥帶水,以致隨時錯失良機,讓人捷足先登。

    只要不是說別人壞話,說的話不會傷害到他人,欲表達什麼就盡快開口,千萬別吞吞吐吐,畏首畏尾,往往就會因自己的稍一猶豫,而讓人佔了先機,甚至會因為自己遲了開口,而把期待中的局面,轉變成你不希望見到的情況。

    但是一切都太遲了,因為我是在懊悔中才領悟到爸爸的這番說話的。

    往後有一段漫長的日子,我除了不時思念她,就是不斷自責,為什麼世間上竟會有我這個如此窩囊的笨蛋,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我竟然不把握時機,也沒勇氣去追求一個幾乎隔晚就坐在自己身邊的女孩子。

    在為期兩個月的學習,結束前的一個星期,她突然不來上課了。

    雖然我只是個思想剛成熟的“小子’,對詠琳或許還算不上“暗戀”,只是覺得心生愛慕之意吧了。但在最後的一個星期中,我真的變得失魂落魄了一陣子。

每天,我期待著夜幕快點降臨。

    每晚踏進課室之前,我都渴望會見到她已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見到她的座位置空的時候,失望之餘,我又自我安慰,她只是遲到,一會兒就會出現的。

    我不斷的在心堣U定決心,只要一見到她,我一定會鼓起勇氣和她搭訕,向她討電話號數和地址……

     @                    @                    @

    轉眼間在公司工作了一個多月,每次經過出納部,我都故意放慢腳步去觀察她,她的一舉手、一投足,仍是那麼優雅迷人;她的一顰一笑,依然俏麗可愛。而舉止談吐更為大方得體了。

    於是,她往昔的和今日的倩影又重新佔據了我的心坎。

    聽說她在這堣u作已一年多,大家都喚她琳姐或阿琳,我更加可以肯定,她就是何詠琳。

我覺得她總是有意的避開我。所以,在這個月堙A我都找不到機會,施展早就從爸爸和朋友處學熟了的追女孩子招數,因此我不單只在等,還不斷心焦的在找機會,因為我已經白白的等了三年,我不能再錯過任何的機會了。

     @                    @                    @

    聖誕節前幾天,營業部主管章哥對我們說:

    “在平安夜,公司請大家上xx五星級酒店吃自助餐,大家一定要出席,有私人約會的.就請自動安排推遲約會的時間。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在那晚,為了增加節日的歡樂氣氛,大家一定要穿上七種顏色的服裝,頭髮和鞋子不算,少一種顏色也不准參加。”

    我覺得章哥說話時的笑容很曖昧,尤其是說到七種顏色的衣服時。不過,其他同事則說,上頭要怎樣做,我們照做就行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於是,在這幾天堙A我盡量找了一條兩種顏色的西褲(深綠底黃色條紋),一條兩種顏色的領帶(藍底紅色斜條紋),和一件白底、配上棕色和灰色格仔的襯衫,顏色是湊足了七種,但穿上後在鏡前一看,卻感到怪別扭的。

    自己總覺得太不倫不類,只好心埵菃琣w慰,或許在平安夜,就算服飾再標奇立異,大家也見怪不怪了。

營業部的同事,約好了在酒店門口會齊。

    我到達時,還未有誰先到。

    這時候,一輛“的士”在酒店的門前停下來,四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背向著我下了車。

    我在她們的身後,數了數她們身上衣服的顏色,沒有誰足夠七種色的,心堨螢h疑不是自己公司的人。但當她們付了車資轉過身時,我立刻就認出了她們,正是公司出納部的四朵花。

    詠琳正是其中之一,當她們轉過身見到我時,都不禁失笑了起來,而且邊掩咀繼續笑著,邊快步進人酒店。

    在刹那間,我頓悟到被人戲弄了,面上不禁又紅了起來。

    不過,雖然還是像以前那麼易臉紅,但我沒有像三年前那麼猶豫不決。

    因為當我見到詠琳面對我時,她是先愕然了一下,才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我的眼內,我覺得她笑得美極了,而且沒有絲毫嘲弄的意味。

     就趁著她比那三朵花稍為落後的一刻,我把握了機會,向她叫:

     “何詠琳!”

    聽到我指名道姓的呼喚,詠琳把準備踏出的腳步停下,有點意外的轉身凝視著我。

    平安夜的晚風,吹拂著她的秀髮,和她身上的白底、襯托粉紅花和綠葉的長裙下擺,顯得她那麼飄逸,那麼迷人。

    我來到她身前,凝視著她那雙會笑的大眼睛,再次清晰的喚一次她的名字。

    她的眸子堙A閃現了一種難喻的神色。她帶著試探的口吻,微微笑的問我: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的姓名?”

    可愛的笑容雖然令我沉醉和迷惘,但我仍不假思索的回答:

    “三年前就知道了。三年來也沒有忘記過。”

我的答話,令她笑得更燦爛,更動人。

    她眼眸堥熊L法捉摸的神色消失了,換之而來的是一抹若隱若現的驚喜。她遲疑了一下說:

    “為什麼三年前,你那麼Cool?我以為你根本不將我放在眼內呢!”

    這時候另三朵花不見她跟著進來,便轉出來找她。

    詠琳一見她們在酒店門口出現,便連忙向她們揮揮手說:

    “你們等一等。”

    她們也知情識趣,在一旁笑著等候。見那三個女孩子沒有過來打擾,我傻兮兮的反問:

    “你是因為我不理睬你,所以提早退學的?”

誰知話說出後,自己也覺得有點不妥,我太意亂情迷了,竟會說出如此自作多情的說話。

自己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嗎?

    詠琳又笑了,她解釋:

    “當然不是因為你。只是因為家媯o生了一些事。”

    她轉頭望一望旁邊的三位女同事,接著說:

    “有機會再跟你說,讓她們久等不好意思。

    她再次向我展露好美、好甜的笑容,然後灑脫的向我揮揮手,轉身準備進人酒店。

   三年前的教訓,令我有股衝動而鼓起了勇氣,在她還未完全轉過身子的時候,我誠懇而期待的問:

    “詠琳,我有沒有機會追求你?”

    她明顯的呆了一呆,那麼直接的問題,令她的嬌靨也稍微紅了。她遲疑了一下,不過沒有停下來,但在起步的刹那,笑著留下了一句使我迷惘的說話:

    “你說呢?雲翔。”

    她的答案令我在頃刻間感到患得患失,我還想追著她問個明白,卻聽到我的同事在後面呼喚我,只好止步回過身去。

    當我見到另外一個“七彩傻子”站在面前時,自己也不禁笑了起來,心媊控o踏實多了。原來上當的並不只我一人。說不定在餐廳堶情A已經坐了幾個我們的同類───七彩傻蛋呢,原來自己並不孤單。

    我和這位同事,他望望我,我望望他,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情緒放鬆和開心,自然就會用樂觀的態度去考量事情。笑聲堙A我驀然醒悟,我不僅在“笨蛋”一族中有伴兒,在愛情的路上,應該也有希望能與詠琳攜手同行的。

    因為細心想來,她臨轉身的那句話,乍聽似乎沒有明確的暗示或表示什麼,但她跟著又叫出了我的名字。那麼除非真的是我自作多情,要不然就應是在暗示她的芳心堙A也曾經蘊藏著我這個“好cool "的男孩,最低限度,她也曾

經在意過我的"cool"吧!

    “打鐵趁爐紅,”爸爸說過追女孩子的金句,這一招也用得著的。

    我知道由這一刻開始,就應該好好的策劃追求詠琳的“攻勢”,並且要立刻出擊,我不會重蹈覆轍的。

    我愉快的抬頭欣賞著酒店那絢麗奪目的聖誕節燈飾,心堿藒M間覺得,充滿了信心和希望,今晚,將是一個美好和快樂的開始。相隔了三年再重逢,已是我倆的緣份,何況我已經有勇氣去做三年前想做的,我要用誠意和真情繼續追求詠

琳,我要令今晚成為我與她永遠值得回味的時刻。

我把視線投向大街,西貢市中心的街道,到處閃爍著多姿多采的聖誕節燈飾,多美麗的平安夜景致!多美麗的憧憬!

 

             2010.12.2  寄自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