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情

 

夜已深,巷子一片寂靜,大多數的人應該都已進入夢鄉。我卻仍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眠。

 

    腦海堳隡敿_伏,想了很多、想得好亂。

 

    胡思亂想的時候,我的額角又隱隱作痛,但心堛熊h,似乎更甚於此。

 

    額頭上的痛,是剛才和潔盈吵架時,積壓已久的激憤和無奈的怨氣,令我沖動的把自己的頭連續撞向牆壁,等小姨和潔盈合力把我拉住時,我的額角已和牆壁硬碰了十多下。

 

    看著我那紅腫的額頭,潔盈也不敢再與我爭吵了。

 

而心痛,是因為媽媽,竟沉迷於賭字尾和買彩票,還有潔盈的不理解與不諒解。                                                                  

                                   

 

    在我的生命中,有兩個女人,我一直認為她們是最美麗和最重要的。

 

    起碼有8年,我一直堅持著這想法,一個是母親,另一個當然是潔盈了。

 

    但最近兩年來,她們卻變成了我精神上的兩把重擔,這兩擔子的壓力,把我折磨得快瘋了。有幾次,我甚至愈想愈鑽進牛角尖堙A幾乎還走上自毀前途的不歸路。

 

    幸好我尚有二位很疼我的姨媽和小姨,她們都一直在支持和幫助我們。而一切的風風雨雨,都是因媽媽而起的。

 

                                   

  

    與潔盈相戀10年,我倆今年都已28歲,結婚自是理所當然的事。

 

    其實在最近這三年半堙A.我和她都積極做好了組織家庭的準備,一切婚禮開支和婚後生活的計劃,都沒問題,完全不用雙方家長操心。

 

    只要我和潔盈認為是時候結婚了,老人家只管同意就行。·我們就能照自己的預算來實行。

 

    在我準備向父母提出,請他們出面向潔盈的父母提親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這天上午,接到姨媽的電話,她顯得焦慮和憂心的說:

 

    “阿文,你盡快抽時間來姨媽家,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當天下午,我在姨媽家,聽她說出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

 

    姨媽痛心疾首的說:

 

    “在美國的表嬸昨天打長途電話給我,問我可知你媽最近發生了什麼事?經濟出了什麼問題?說你媽竟然開口向她借三萬美元,把她嚇了一大跳。表嬸要你媽說清楚借錢的用途,她卻不肯說,只在言詞中稍為透露,似乎是欠了高利貸,所以急需有錢償還本金,不然就會利上加利,愈欠愈多了。

 

    姨媽稍歇,望著我繼續說:

 

    “表嬸問我可知道這堣偵繸〞p?其實最近幾年,我只知道你母親的財力已大不如前,可想不到竟然會糟糕到此地步,你到底可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我作夢也想不到,媽媽會變成這樣的,脫口而出的反問姨媽:

 

    “不會吧?消息正確嗎?

 

     姨媽心情沉重卻肯定的回答:

 

    “千真萬確的,表嬸說你媽親口承認的。

 

    這個壞消息,令我回想起一年多來,母親常問我借錢的事,我一直都沒有問過她什麼,我還以為她怕我把薪水亂花,所以故意向我借錢,真正的用意是想幫我把錢儲蓄起來。

 

誰知道,竟然……

 

     △                                    

 

    潔盈又為了結婚的日子一再拖延而發脾氣,她氣憤的沖著我大聲說:

 

    “我知道,你媽一直都不喜歡我,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問已經做到像對待自己親生母親一般的對待她了,還有什麼不滿意呢?

 

    我望著她滿臉委屈的樣子,心堛x起無限憐惜之意,也知道無法再瞞著她,便決定把事情向她和盤托出。

 

    我輕輕執著她的一雙纖手,凝望著她,肯定的說:

 

    “媽媽沒有不喜歡你,你別胡亂猜測,只不過現在她已被那一身還不清的賭債弄昏了頭腦。

 

    跟著我把最近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潔盈。

 

    她面上的表情,隨著我的述說在不斷的變化,最後她才恍然大悟的歎了口氣,有點後悔的對我說:

 

    “怪不得你媽媽多次問我借錢,都叫別告訴你,而且每次還錢只還一部份,然後很快又再借,而且借的數目總比先前還的要多,算起來,她現在欠了我3000多萬元了。

 

    她停了一下,用希望我原諒她的眼神和語氣繼續說:

 

    “因為她是你母親,我不想在嫁入你家之前,就和她有矛盾,所以只好聽她的話,不敢告訴你,你會明白我的處境嗎?

 

    3000多萬,我的天!

 

    這數目幾乎令我昏倒了。

 

我失神的望著潔盈,腦海中一片混亂,想責備她,又不知該從何說起,一個是即將談婚論嫁的愛人,一個是自己的母親,我能說什麼呢?

 

                                           

  

    在我心目中,母親一向精明能幹,而缺點只是稍為亂花錢,但未至於揮霍無度。爸爸的生意做得也不錯,應該有足夠的錢給她花,所以多年來家計一直沒有出過什麼問題。

 

    還有就是她一向愛買彩票和賭字尾,不過,我們都時常提醒她,只能玩玩好了,別妄想靠它發大財。

 

一向認為媽媽是個有頭腦的女人,所以從未擔心她會出什麼差池,回想起來,是不是我也該負些責任。身為人子,因為主觀的疏忽,等到發覺不妥時,母親已泥足深陷了。

 

    姨媽來勸母親,想知道她到底欠了多少債,再想辦法幫她,反而被她不可理喻的數落了一頓,弄得姨媽含淚而回。

 

    事情揭穿之後,媽媽卻好像沒有多少悔過之意。

 

    她竟以還債為理由,一次又一次的向我要錢。

 

    我每月的薪水只有180萬,她每次開口就是500萬以上,我真不曉得,她是不是賭得連數也不會算了。我出來工作的時間也只不過三年多,而且頭一年的薪金只有80萬。

 

    這一天……

 

    提著公司要我到銀行存進帳戶的三億元,我在銀行門口突然停步下來,腦海瞬間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

 

   “我把這筆錢拿給媽媽還債,然後自己遠走高飛,亡命天涯,算是還了母親的養育之恩。

 

    我在銀行門口徘徊著,思量應不應做和該怎樣做?

 

    令我萌生了這個走上不歸路的念頭,只因為在姨媽忍不住第二次向母親勸說和追問她的債款時,她竟然這樣對姨媽說:

 

    “你們如果有三萬美元借給我,什麼都可解決了,其他都不必多問。

 

我的天,三萬美元!

 

    原來除了賭債,她還欠了高利貸,怎樣還?

 

    這件事誰也不敢讓爸爸知道,因為他的性格剛烈,或許他能幫媽媽還債,但亦有可能會被她的行為氣死,當然,說不定是媽媽被他打死了。

 

    這時候,一陣音樂聲,從褲袋堛漱熅髐介ルX。

 

是姨媽打來的。

 

                                             

 

事後,連我自己也不敢肯定,要不是姨媽的電話適時而至,我真的會為了母親而不顧一切後果?我只記得當時正要決定付諸行動,因為我實在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了。

 

    尤其是那筆高利貸,長期拖延下去,就更難還得清,我只能鋌而走險了。

 

    不過,姨媽的電話,的確是從懸崖邊把我扯了回來。

 

    電話是在我將要行動的時候響起的。

 

    是姨媽的聲音:

 

阿文,你是不是還在公司?盡快來姨媽家,有要事商量,我已幫你母親向表嬸和表姨等人借到兩萬美元。

  

                                             

 

    下班後,我趕到姨媽家。

 

    姨媽憐惜和難過的對我說:

 

    “這筆錢,她們是答應借了,但要你出面負起日後償還的責任,不過,幸好她們都肯諒解你們的處境,所以沒有規定你還錢的期限。

 

    別人雪中送炭,就算再重的擔子,我也得一力承擔了。

 

    我忍不住把剛才在銀行門口的事告訴姨媽。

 

    姨媽吃驚的瞪著我,久久才吁了口氣,既痛心又慶幸的說:

 

   “你這孩子,真傻,怎能這樣做,凡事都應該先和我們商量啊,方才你已把一只腳伸出崖邊了。

 

   真的,只差一點,我就要掉進深淵了。

 

                                             

  

    母親的欠債,雖然解決了高利貸這方面,但還有那些她向熟人借的,就只能慢慢的償還。

 

    而我雖然無端要背負外國親人這筆巨大欠款,還算不幸中之大幸,適時讓姨媽把我從懸崖邊拉了回來,才不至於要走上自毀前途的不歸路。

 

此事之後,表面上媽媽好像有所改變,但有一點我始終不明白的是,她總是對我和潔盈的婚事諸多阻撓推搪,老是用各種藉口來拖延。

 

    我把問題告訴姨媽,並且說出我的看法:

 

我覺得媽媽好像害怕我結婚之後,就不會再理她,不再給錢她用和繼續幫她還債似的,媽媽真傻,她永遠都是我母親,這是不變的事實,只要她不再賭,重蹈覆轍,我怎會不照顧她呢?

  

                                             

 

    轉眼又一年多了,這段時間中,我和潔盈為了結婚的問題,不知吵了多少次,雖知她愛我極深,但每當和她爭吵時,她氣憤的嚷著要放棄我,要放棄這段無了期的婚事,仍在我心內形成了一種沉重的壓力。

 

    我心中開始埋怨母親,為什麼她要諸多阻撓我們的婚事?還要找出種種強詞奪理的藉口,令到父親也站到她那邊,總是不肯給我向潔盈父母提親。

 

    但埋怨是另一回事,每當我看到失去了昔日充滿自信的母親,偶爾獲得一點她以前毫不放在眼內的錢時,面露喜悅的神色而令我感到心痛。

 

    媽媽啊!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

 

    在往後的日子中,我好像覺得自己逐漸失去了自主與自控的力量,我必須為了防止家變而把一切瞞著爸爸,獨力去替媽媽償還債務。

 

    我更要想方設法,希望能圓滿解決我與潔盈明年成婚的事。

 

希望能皆大歡喜……

 

                                             

 

    夜已深,報時的座鐘發出:現在是零時正。的聲音。

 

    原本寂靜的小巷,慢慢傳出了巷尾坤叔推著麵包車回來的聲音。

 

    車輪滾動時發出的噪音,由遠而近,然後又由近而遠。

 

    我在床上轉了一下身子,慢慢閉上惺松的睡眼。

 

    睡吧!

 

    無論如何,事情都得要面對和解決,我現在雖然被無奈的事實的車輪推著走,也只能咬著牙、挺直腰向前走去。

 

    心底堙A我默默喊著:

 

    “媽媽,您快醒覺!

 

潔盈,你一定要諒解和支持我!

 

                   2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