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 走了

 

冬天 走了

那些破碎的冰

沿著江面開始了大規模的潰逃

 

溫暖 接踵而來

萬物陶醉在和風之中

……

 

在喜馬拉雅山的頂峰

那堙@常年覆蓋著厚厚的冰雪

 

             2007.2.3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