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風雨裡

自有歌吟托心意

兩情若是真相惜

飛燕雙雙表心跡

 

生活沒有迷離的高調

青春的熱血灑在工地上

生活琣閉麗的夢想

愛土地兒女情濃義重

 

把花種在心田裡

以愛水灌溉

把夢織在殷切的理想裡

全情以赴

 

奉獻,是一種理念

付出,是一種昇華

1973.5.31星洲日報, 筆名:堅創)

 

 

    ()

四輪轉動中

推開了遼闊的天地

一程又一程的變動

 

穿越陽光

披星戴月

在四輪翻過的土地上

看遍風花雪月

品嘗酸甜苦辣

 

曲折兜轉

每一寸土地都藏著歷史

每一張臉孔都寫著故事

 

      ()

人在四輪轉動中前行

風景在車輛推展中更替

 

跑道上塵沙揚起

人煙處民情風俗

 

向前是人生不停的開拓

已過去的鋪墊成生命莊嚴的基建

  1972.10.9星洲日報。筆名:堅創)

 

青春的歌唱

 

工作的時刻全心投入

休閒的時間縱情歡樂

青春的韻律以歌唱響

年輕的夢想滾燙心房

 

到山野放歌

到濱海衝浪

青春的歌兒遍地唱

年輕的勁兒似鷹壯

 

我們動同一艘方舟

人間苦海驚濤駭浪

打不斷我們激昂的高歌

滅不了我們心頭的烈火

 

當生活遇到挑戰

不必驚慌不必哀傷

一曲高歌無限壯懷

一聲呼嘯萬山合應

1972.10.5星洲日報副刊。筆名:堅創)

 

荒唐的夢

 

夢裡宅院

金碧殿堂雕柱畫欄

珠光寶氣香車美人

 

夢裡江山

一片焦土無人蹤

無限荊棘對長空

 

夢裡人生

孩童遊蕩街頭中

課堂空寂蛛網重重

青年煙酒

聲色犬馬人人爭

惡霸欺弱掠奪處處

哀聲嚎啕蛇蠍襲虐

1977.3.11星洲日報。筆名:意定)

 

 

 

山雨連綿

大地掛著迷的水簾

 

嗚咽的路

溢滿濕漉漉的累贅

 

廣袤的園林披著寒涼

垂頭休憩也顫抖

 

烏雲群出佈陣

唬得太陽匿藏起來

 

人在屋內也穿著寒衣

避免招惹空間的寒濕

1969.9.24星檳日報。筆名:果件)

 

 

 

在虛無兩端之間

生被無形地框了起來

浸泡著整百年的辛辣苦樂

同樣的開始同樣的結束

迥異的插曲不同的結局

 

離開母體,以啼哭報到

生存無限可能的競技場

每個形體背負各自的命運

匍匐攀爬而後行走

蹣跚而後健步

時而喧嘩時而冷寂

白天黑夜輪替

一個驛站又一個驛站

一個故事落幕了

另一個故事又啟幕

 

這塊大地,是一切演義的舞臺

崎嶇曲折,悲喜交合

風雨陽光重重複複

人事糾葛,世事榮衰滄桑

功業歸社稷,缺憾自己擔

百年掙扎奮鬥夢一場

     1970.1.8南洋商報副刊。筆名: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