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在紐約街頭

 

○○○  ○○懷楚●●●

 

“葆珍姐,我在紐約唐人街。”

“我來不及了,出唐人街要差不多一個鐘的車程。”

“昨晚到紐約,導遊帶我們看夜景,回到旅館已十二時半。今早等導遊等了三個鐘,見到他才知行程。可今晚我們要到費城。”

“天哪,這可插翼難飛。你問導遊下一站去哪?”

“導遊說,去華爾街,博物館、洛克非也中心……一切行程視路況而變。”

“什麼博物館?”

顯然,導遊對他的問話不耐煩了,他焦急地說:“你知道有名的博物館在哪?”

“紐約的博物館一百五十多個,世界一級的有好幾個。世界四大博物館之一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看五天都看不完,他不會帶你們去的。看來,我去洛克非也中心可能會見到你。”

 

懷楚千里迢迢從美國西岸來。為了這次會晤,我們用鶴頂格相互贈詩。

7/31日,他贈《夏日美東遊前夕  寄意葆珍詞長》,詩云:

 

盞葡萄到夢鄉,

顏暗裡亦憂傷。

居沐浴三牲禮,

祝焚香四季祥。

海蒼茫舒倦眼,

情廣袤策騎韁。

言不識如何寫,

望神交語意長。

 

81我答詩為《恭迎大駕 》:

 

聲笑語度耆年,

得吳侯喜訊傳。

抱江東抒笛意,

言垓下有詩篇。

城歷歷風雲氣,

界匆匆月榭煙。

印回書時太促,

君相見酒壚邊。

 

我們對此次會晤熱切盼望之情,有詩為證,可事與願違。不要說相約酒壚邊就是在街邊也難啦。

    我這個人,深居簡出,孤陋寡聞,家人都上班了,難倒我啦!這洛克非也中心怎樣去?以前由家人開車路過的,知道那邊有漂亮的金人塑像溜冰場和萬國旗。可坐什麼車,打開地圖,連洛克非也中心這英文字怎樣寫也不懂,看地圖等於白看。打電話問正在上班的老伴、女兒,他們沒聽,我只得留音。這時間一分一秒滑過,而懷楚的旅遊巴士車輪也在紐約街頭一尺一寸地過,我趕去這地方要耗時一個鐘。惱人的是我現在不知怎樣才去得到?

    好不容易接通兒子辦公室電話,他馬上上電腦查詢,告訴我坐F車,到47街下車,一上去就是了。

    幸而巴士轉地鐵還順。上到路面,不見那金人塑像溜冰場和萬國旗,見噴水池,還有一排排綠樹下一個個白領在椅上吃午餐。四周都掛滿洛克非也中心的彩旗,占三個街區那樣大的面積。那金人塑像會不會在這幾幢大廈後面,這地標性的飾物旅行團一定會來看的。現在我找不到,怎辦?打懷楚手機。可那車水馬龍的 49街,噪音之大,根本聽不到電話鈴聲,好不容躲到人家辦公樓通道打通了電話,他說他就在46街麥當勞吃東西,現在是自由活動時間,一個鐘頭後再集合。

    “天賜良機,我這就來。你究竟在哪條大道的46街?”他問了人家說是America大道。我問老外,America大道在哪,老外指著我說:“你就站在America大道上。”

我在心堹犒D:“我和懷楚生活在America,現在都站在America大道上。”

他告訴我:“我穿紅衣、戴藍帽,站在麥當勞旗下。”

我告訴他:“我手拿一個小紅袋。”

我又覺得好笑:“好一個紅對紅的,別紅得發紫。”

抬頭望去,麥當勞旗高掛在幾層樓的屋簷上。你懷楚不會露一手給我看,怎會在旗下?不過這“下”字,所指的範圍可廣些。於是在人流中尋他。找到麥當勞,紐約人夏天愛穿白的,加上這一帶白人居多,白得我頭腦也一片空白。我正想推門進麥當勞,因為我猜他不會想到我這麼快就來得到。

這時,偶爾一回頭,像一片白色的海洋中有一座紅色燈塔在那兒。我怕自己老眼昏花,抹一下眼睛。

   我走過去,見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正注視前方,堶措“t著激動、盼望、焦急之情。我從頭望到腳,沒錯!藍帽紅衣,我碰一下他的手臂叫道:“就是你!”

    他一陣驚喜:“啊,終於見到了。我以為見不著啦。”

   “如果有人要拍電影,這個場面真有意思,你的旅遊車在轉我這雙老腳在跑。這世界大都市,這幾百萬人口的,我和你又未見過面,竟安排我們相距僅幾個街口,可惜無法相約酒壚邊。”

這時,我們不約而同地說:“有緣千里來相會!”

 

200789於紐約

 

 

吳君

 

千里迢迢又一程,

清晨初醒步輕。

茫茫人海孤身影,

滾滾車輪鬧市聲。

君欲訪尋誠意厚,

我求相見盛情盈。

他鄉執手天涯遠,

留下詩書伴夏鶯。

 

 

後記:200788日下午110分至230分,

于曼哈頓America大道迎送懷楚。

 

寫於200789日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