賑 災 線 上

                           

紐約僑社聯合募捐義賣義演席上

陳葆珍笛姐朗誦她的地震詩作系列

台上藝術品是用2008隻假指甲拼成的,每一指甲有奧運會比賽項目,如單車游泳賽馬分別占外三圈,此作品已被北京答應放在水立方,作者拿來義賣賑災。

 

連日來守住CCTV4,想看又怕看,那汶川大地震的訊息,讓我淚流滿茶飯難咽。在家埵A坐不住了,雖是下著瓢潑大雨,也趕到中國駐美總領事館捐款賑災。

領事館大廳右側,了一個賑災辦公室。工作人員正在給一位捐款者寫收據。那捐款者是位青年,他給我倒了一杯礦泉水,說:“看汶川地震的鏡頭,一看就想哭。出國後對祖國感情好像比在家鄉時還要強烈。阿姨,你說呢?”

“同一條根啦。而人,往往在福中不知福的。”

這時一位工作人員進來,我向他遞了我寫的三首抗震救災的七律詩,他說:“我拿給領導看看。”不到十分鐘,他把詩稿拿來,說:“請阿姨寫上聯繫訊息,這些詩上了我們的網後,會通知您。”一會兒,一位外交官與兩位白人從門前走過,外交官停下來指著這個辦公室向白人說些什麼,忽然,他走進來與我握手說:“謝謝你老人家。”他走了,接我詩稿的那位青年才說:“剛才那位是總領事。那白人是代表紐約州州長來慰問四川災區的。”

捐了款,我接過他們給我的收據。握別時他們說:“連日來我們接待不少像您這樣的老人家,您們用自己的養老金賑災,讓我們好感動。”

“都是一家人,別說見外的話。我也在外面捐了,但在這特定時刻來到這堙A像回家那樣,感受不同。”

這時,心媦蟡秅@絲暖意,忽感喉頭像有東西鯁住了,便到領事館簽證大廳找位置坐下,從掛包堮野X一張紙,一口氣在寫──

 

  《我要幫你

──汶川大地震後第四天,心繫同胞生死,賦詩寄意》

 

   我要幫你  這聲音來自不同族裔

   我要幫你  這聲音來自世界各地

   孩子伸出小手  捐出她的壓歲錢

   老人拄著拐杖  獻出他的養老金

 

  我要幫你  這聲音來自我們心

  我要幫你  這聲音飽含深情厚意

  我在注視著  你的一點一滴

  我在細聽著  你那微弱的呼吸

 

  啊!我要幫你  不准死神逼近你

  啊!我要幫你  你要保住最後一口氣。

 

寫完後,那心媮暀ㄔ倣R,因為總理在撫摸滿臉是淚的孤兒的鏡頭在我腦中幾天揮之不去,我想寫詩,但我寫不出來。這時,一對母女走進來坐在我對面,女孩那紅撲撲的笑臉讓我馬上想起四川孤兒。這時詩句湧出來了,沒有紙,我拿超市發的幾寸長的收據,唰唰地寫──

 

《孤兒淚》

 

  山在搖地在叫

    奪走了孩子的歡笑

  還是昨天  你在算着考分得多少

  可今天  總理在瓦礫中沉重地撿到你的書包

   

      山在搖地在叫

        城毀人亡屋倒

      還是昨天

      你在爹娘的懷抱

      可今天  滴滴孤兒淚沾濕你的短袍

 

      別哭  孩子

      你有十三億骨肉同胞

      別哭  孩子

      你的面前路迢迢

      堅強地活下去

      這才是對爹娘對祖國最好的回報

 

這天晚上,作曲家魏企祥先生從新西蘭打電話來說:“過一兩天,我們白雲歌唱團要義演發動捐款賑災。能否給我一首詩。要得比較急。我在等着。”我在心堨s苦:“天哪,不亞于要曹植七步成詩催得急!又不是要一支筆!”轉念一想,這是非常時期。好在我白天寫有兩首。馬上傳過去。不料他的電腦壞了,我再撥電話,可又不通。

後來他又來電話,要我在電話媗炕A他在記,我說電話費太貴,他說:“沒關係。管不得那麼多了。”

夜空堙A紐約──新西蘭,空中傳著我用眼淚寫成的詩。他怕有錯,在重述時喉頭被鯁住了,語帶哭聲。很難才讀得出“別哭,孩子”這樣的詩句。這時的我已淚流滿面。我們這對未謀面的朋友就這樣深夜工作在無形的救災線上。第二天他又來電話說已譜曲了,還和我斟酌一些詞句,為其中一個詞,我打電話給天津的劉義族教授,最後終於定稿。

516,紐約詩詞學會召開記者招待會,主題是聯合紐約廿多個社團一起賑災,準備義賣一周。會上一位記者朗誦我這兩首詩,臺上的她哭了;台下的不少人也哭了。台下響起男士的聲音:“寫得好也讀得好。”

散會時,一位記者流著淚問我怎樣寫出這樣感人的詩句,她說:“這詩,一聽就想哭,你把報紙上登的一切濃縮在那強烈的感情中。你讓我感受到詩的魅力。”

“謝謝!這魅力不來自我的詩,而來自我們的血!”

 

                         2008517

 

附《孤兒淚》乙首

 

✽✽✽✽✽✽✽✽✽✽✽✽✽✽✽✽✽✽✽✽

 

      (  ) 陳葆珍詞

      (新西蘭) 魏企祥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