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詩歌 2016.6

1-3

1

六月鍛造赤熱的光

太陽點燃了夏天

葵花突然成熟綻放

葵子爆裂開來

最最熱血赤紅的光陰

 

樹上掛滿風吹的謠言

口水過多的舌頭

舔亮惶恐凸出的眼睛

烈火將灰燼化為

墓碑拉長都城的背影

 

腦袋砍掉的公雞

不斷拍打翅膀

死者的活動

像淚水浸濕的木頭

在火焰裡呼唱青煙的歌

 

晚霞打了一記耳光響亮

沿途運兵的卡車

窮追四處渙散的人心

陰影互相擁擠踐踏的地方

死者張目結舌

 

一隻空瓶豎在廣場

漂亮的詞藻愈說愈明

像鐵鏽的落日咳出

濃痰積成的黃昏

在鎖住黑暗的喉嚨裡

 

堅硬的種子有堅硬的沉默

死者的想法

改變了意義深長的土地

向日葵閃著血光

有彩雲不斷飄向天際

 

農人留下生鏽的鋤頭

鳥留下空巢一去

逃亡錯失的羊

在歧路的盡頭徬徨

歧路上還有歧路在逃亡

 

撲騰的鴿子折斷翅膀

人們開始打造面具和秘密

當月亮悄悄升起

唯一的承諾來自

海上廣闊的天空蔚藍

 

2

著火的烏鴉飛散開來

太陽暴動的烈焰

誰要是膽敢直接凝視

果真馬上瞎眼

 

在天安門廣場竭盡聲音

黑鴉鴉群眾盲目呼喊

流血的口號冒煙

有人在窒息中咬緊了牙關

 

太陽的心中有沒有血

淚水蒸發乾掉的狂熱如火

誰紅著眼睛追究

就馬上閉眼夢見黑天

 

流淚的呼號潰散

天空如果倒扣下來

舌頭如鋼鐵熔化

會不會有一地的牙齒打斷

 

烈日落魄的心底

欄杆起疑的鏽跡斑斑

睜眼的人在燒焦的黑夜裡

反覆咀嚼著月光

 

3

烏鴉飛進了太陽

像灰燼依戀著火焰

熱血噴灑的祭台

改變了驚惶失措的天色

影子沒有妥協退縮

我像葵花伸長了頸子

支撐著夢境灼傷的天空

 

晚霞改變歷史迷惑的行徑

和口號鮮紅的國家

驚心的後土

屍體變成遊行的障礙

沒有回得去的記憶

花果連根拔起

給了我反叛的力量

 

收緊盼望的視線

烏雲聚集在前頭去路

影子反串主角

指向身後沉淪的鄉土

逃亡的六月以遺忘的方式

省略死者回頭的憂傷

連骨灰都不能留下

 

沒有大海乾涸的淚水

我尋找光明的眼睛

等待被黑暗充滿佔有的理由

露水深夜的祈禱

只有蛇吐著咒詛的話語

紅色的歌吟在異鄉流浪

是死亡放逐的勝利

 

六月走過天安門廣場

 

沒法擰乾的毛巾

汗水兀自一滴一滴

走過空曠的廣場

感覺好像

狗眼盯上的骨頭

 

烈日曬昏整整一座京城

狗眼斜斜反照

刪除記憶的目光

熱騰騰孩子的夢想

有著焦頭爛額的血意

 

太陽喧嘩滴過的血

將焦急留在

鐵鏽徒然延長的欄干

宮牆咄咄逼近

一面陰影的沉默

 

看門的狗甩著尾巴

驅趕著歲月和蒼蠅

只有空洞

在昏昏欲睡的後土

將歷史刨根究底

 

看夏天的文本

 

舌頭的火焰四竄

燒焦豎直的耳朵

謠言紛紛誤傳

比傷口狂亂的叫喊

更暴露出內心

血熱赤紅的陰謀

 

狂風吹過樹林

改變夏天的聲調

太陽曬得頭冒金星

我們沒法思考

影子昏暗傾斜的大地

和陽光偏左的意義

 

洪水沖過江河

改變河床嗚咽的聲調

在荒蕪的田地

野草一天比一天高

蒲公英茫茫飛散

又要頑強的著地生長

 

炎炎夏日消逝

像火焰變成灰燼

晚風搔亂了我們的白髮

背叛的鹽在汗水裡

靜靜耀亮著

太陽臨終的光芒

 

六月消失的記憶

 

死者在天上揮著白手帕

太陽還在吶喊掘墓者的天堂

吞雲吐霧的街道

充滿謠言和丟棄的煙蒂

陌生的流浪像雲

這麼多年不見

 

你改信外國的神

口中呼喚著和平的主義

蛇在心中穿行

纒繞著放逐的命運

死者還在低聲禱告

荒涼的野草渴望著鐮刀

 

乾杯的心思有太多的泡沫

仍然覺得口渴

京城沉默的黑暗直到今天

傷口哀號著凝結的血

口沫謀殺心中的光

我們加入謀殺的行列

 

這麼多年不見

歷史已經流血死去

血跡裡凝黑的夢境

陌生的明天變成你我的疤痕

這京城變成煙灰缸

消失的是太陽的記憶

 

回到廣場上流血死去

雲在眼睛裡飄著疲倦的晚霞

夢境經過搜索檢查

有著太多黑暗的

誰在流浪

將永遠流浪下去

 

紀念夏天的文本

 

舌頭的火焰響亮著日子

石頭冒煙的麥田

散發著陽光燒焦的氣味

紅色的心思像葵花渴望

對鄉土的熱愛

是黎明收集的血液

為了直視太陽

他差點把眼晴挖了出來

 

死者沉默的話語

是塵土沙石的話語

所有的光照進黑暗

而黑暗不減

生命在那一年夏天

像轟轟的火車過站不停

太陽生蛌漁犮逆轉

他心中只有石頭

 

烈日發狂了好久

逃荒的鳥群盲目飛散

向日葵細長的頸子斷裂

烏鴉飛進了太陽

饑餓的黑暗四處躲藏

灰燼四散的話語

有人學習改變鄉音

白日不需要問路

 

所有的淚水流入大海

而大海不漲

沒有翅膀的應允

放逐的雲朵過境不停

像非法移民出逃

一個個城市流浪下去

浪潮來了去了又來

他的悲傷結成了鹽

 

日子就是沙粒沖刷出來

像大海失眠的房子

他把一個國家關在裡面

灰塵堆積的想念

記憶在光陰的黑暗裡

思索陽光的意義

他的眼睛穿過鏡子

像雨滴穿過天空

 

一生的激情

像葵花的種子藏在後土

他夢見太陽發黑

石頭碎裂成沙

歷史送葬的行列裡

信仰沉默是金

夏天掉光了樹葉

死後他回到北京

 

夏天的文本

   ✦紀念六四 2021.6.4

 

太陽玩弄燒焦的主意用盡

向日葵消失了

鐮刀收割放逐的避難所

舌頭畏縮的語言枯萎

 

在漢字的廢墟裡

抵抗激情發光過的含意

目的地關閉了掙扎的傷口

不准舉手

 

監察凝血發黑的夢囈

無法緩解星星哭泣

收集所有死者剩餘的嘆息

天空選擇了沉默

 

廣場現在是黑暗

斷掉的牙齒沒有防禦

用屍體掩蓋了流亡的悔恨

注意寂靜

 

叫聲必需留下來補充

一盞盞燈熄滅又一次亮著

夜色撤退的眼睛

找到了另一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