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人詩輯》四首

 

 

 

越南西貢★存在詩社主編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出版

封面 莊吉吉作品  叢林以西

紐約銀髮詩兄提供

詩人瘂弦在「當代中國新文學大系──詩選」提及的 . . . 

 

 

 

 

羈旅

 

這裡沒有江

如何涉水?怎麼歸去?

聽風雨在江而噢咻

楊柳佇立岸邊

據摭整夜濃濃寒意

肩起兩肩飄泊的命數

我是一個不被注意的羈旅

天天將孤寂給都會的喧囂襯托

問千億遍胡適胡從

圓靈圓寂 答不出

噢!再也答不出任何一個

凡人的詢詰

 

痕跡

 

春季  被海神以一個翻身之姿掠走

而後禁銅 自那年  當烽火彌漫宇宙

以後過的

蹤有太陽熾威

都是冰凍的冰凍的串串歲月

 

再不是織夢的日子了

一些曾是燦爛的早沉海底

勝利附上韶光的雙翼

翱翔入不能目視的虛無

 

這不完整的破朽的煙囱還只是

一個不光鮮不艷麗的標幟

誇訴曾如何乘浪敗敵

幾許冤魂夜半浮現江面哀哀哭啼

舊賬應問誰清?

廿年了,戰艦,你怎還不腐去?

 

夕暮

 

夕暮裡有人在荒謐的教堂角落懺罪

諸神默然

上帝亦默然

蒼白的僵硬的無血的臉龐

沒有絲毫接納或拒絕懺語的表示

 

怎不向尼釆祈求一些心靈的寧靜

當上帝已經被判死刑

那喪禮誰人曾往祭悼

以一腦思維  數滴清淚

泣肩起自已的命數

上帝遂被安葬

連同最後的保佑

所以以後上帝只會默默

擁滿棺凡人的禱語瞑目墓中

 

夕暮堣@切黯淡  一切黯淡

教堂內許多幽靈鬱鬱彳亍

懺罪者的懺語是夢囈 含糊不清

在墓中 上帝不曾目擊 不曾聆聽

只會默默  只會默默

 

渣滓

 

再也憶不起

第一個春季是那一個春季

自遙處 心湖飄來一葉夢舟

喚醒酣睡的圈圈漣漪

 

綠綠的 綠了一湖清水

漣漪旋旋

旋舞滿眸春天

告訴舟去

就在湖上盤桓整一季

 

舟響往荊軻的故事

蕭風聲堙@不聽湖泣勸

執意效仿荊軻刺秦皇

 

滿湖死水

是夢舟悲壯殘碎後所剩下的

再沒有漣漪能旋得出第二個春季

 

---1966 越南堤岸---

 

 

附◆雪梨古弦(陳英沐)

 

●給別人的詩

寫在《十二人詩輯》出版之後  

 

給藥河

 

已經有人築一座塔困你在塔中

像部份的食詩者一樣,你仍未設計

一個自己的黃昏,在塔中你想什麼?

母親的遺產呢?

 

給尹玲

 

於嘔吐之前拼命吞食某些蛇的尾巴

有一個來自墳場的人在她的額繪一隻鳥的翅翼

他說她只是一面被摔碎的鏡子,一個被拋掉的春天

 

給徐卓英

 

春的第廾二任丈夫喲

你的臉只有左邊蒼白

猶如你只有一隻眼睛見到太陽崩裂

 

給銀髮

 

三年后,如果那人應約來

你就在他咀唇塗一點蒼白

之后讓他分辨你瞳孔中那個海

與我遺下的那一聲憤怒

 

給我門

 

他從死亡的掌握中逃出來。第二天他便到城市的中

心廉價兜售他的拾字架。接著他將那些錢去喝酒。爛醉后

,他罵天罵地罵東罵西。之后他又回到死亡的屋子堙A

向死亡道晚安。第三天他又從死亡的掌握中逃出來?.........

我門,他就是你,就是我,也就是他們

。只是他們厚臉皮不承認。

 

給荷野

 

我想也許你就是那一株野生的芙蕖

在一個深夜投擲給我一份驚喜

是偶然?在脫光衣裳以前

你是一個美麗的秘密

 

給仲秋

 

五年后,那個失蹤的人突然在海上出現

城市的居民停止他們的工作到海邊去

排成一排排歡迎的行列

仲秋,假如那個人是你,你有什麼想法?

歡愉或痛苦?

             

 

      1966 越南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