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三月

      

(Written by Lee Rahfeldt)

千瀑譯

 

灰色的水泥牆,和牆上

一條條,斑斑痕跡

鑴刻著木材粗糙宰割的過去

大聲的,向我講述這昏暗的三月

我最後的三月

 

而一株年青的燭台樹

從牆上突出的部分滋生

瘦長的骨架,寒冬站立

兩片蒼黃擺動的殘葉仍然

死不服氣,在時間的風裡

固守堅持

 

我自己呢,我歲月之葉也在飄搖

七十三年

添加在生命的沃土

留下但願不是破碎殘肢

而是為我呵這傢伙

給生命滋長更多

 

這裡,我沉思之土

也長著一株卑微渴切春天的樹

從芽苞到綠葉

展露如脫繭的蝴蝶

品嚐生之最初

 

我鹹了的淚水帶著憂傷

跌落在

曾領我走遍無數季節的腳踝

 

是時候了,現在

為我最後黃了的一片

落下

進入無限長的永恆

 

我致敬

 

(2003102日寄自華盛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