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你走後那條小街已是

幾番風雨——

那些游走的人總是把衣領拉高

我看到他們瑟縮著

敞開一切,像陽台對開那排樹林

不由自主地衣衫解盡,鈕釦

一顆,一顆,任風零落‥‥

彷彿寒冷讓人心事無處躲藏

我在轉身的地方發現

水奡搰豲怮嶊漕乘v

浮腫,濕潤,水紋中一張張

秋水已涼寡欲的面容

我終於從電腦存檔中找到

吹散的傘,那是蔡琴一把

幽怨的嗓音,雨呀雨,來自一條

記憶體悠遠的情節

你走後我已習慣疏懶書寫

習慣晚間一個人茗茶而且

漸漸喜歡上杯沿

那淡淡的茶漬,欲去

還留

 

         (20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