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悼念藥河

 
走了藥河 西貢雨夜有如翻開日記的黑洞 混沌淒清

 

撒下網頁撈到的竟是直腸癌(1),如何去追悼
Key in你的名字E-mail到我們的懷念
那漢子寫詩成疾(2),把脈方城四壁早已無可救藥
過盡千帆,你已駛入湄江現代詩的歷史長河
 
十二人詩輯(3)的對奕尚有半局殘骸,怎麼說走就走
面對任何惡魔也不能拍拍屁股就一了百了
是拂曉攻擊或退守陣地都要備妥炸藥
免得敵軍潛越對岸的白藤河
 
春節從巷戰而肉搏,兩軍交鋒於和談的聲東擊西
匿藏閣樓的詩句竊笑拉夫的警官,炮聲隆隆的西貢
反正都要投下炸彈,那還管是誰的士兵陷於沼澤叢林。雨
是唯一存活的投機分子。守候明天不知死活的漫漫長夜
倉皇辭廟詩是通過移民新大陸海關的僅有
洛杉磯是不勝負荷的床,纏綿顛覆我的裸體,宛如
一場無聊的戰爭。醒來一腳踢翻
排山倒海撲面而來的鄉愁,往事的密碼被解開
說好要選擇我們共同尋覓兩岸的國慶日
不能老是持雙程綠卡每次都要辦理入境登記
已準備好詩袋和行囊,空下的
籃球場留給誰?垂淚的蠟炬又怎生得黑
你永遠爽約了。剩餘像岩穀的大空洞
 
異鄉可以流落也可以鬼混
美工藝術許諾了描繪大地初開的混沌
你已經一手撚熄整畝城市的燈火。遺留淒淒
清清
 
2000.10.18. HCM City
 
 (1)詩人藥河因直腸癌於2000.9.28病逝,我們透過E-mail第二天就知
道他的惡耗。記得1994年我們曾經在LA見面,當時他還在美工學系聽
最後一個學期的課程,還說要安排回西貢和大夥兒相聚的。
  (2)  詩疾無救藥,情愁卻成河。是杜風人對藥河之喪撰寫的挽聯。
也因此觸發筆者寫下這首隱題詩的動機。
  (3)   十二人詩輯、水之湄、像岩穀、空下的籃球場留給誰、我的裸體、
四方城、新大陸詩刊等等詩集、散文集或詩作,都是藥河出版過、
參與過或寫過的作品題目。
 
 後記:事隔卅餘年,美國前國防部長麥納馬拉(Mc Narmara)寫了回憶錄;
終於公開承認:美國介入越戰是一項錯誤。然而,無論從生命或精神上
造成的傷害已經無法彌補;當年我輩詩文同好的朋友,對警察拉夫(抓軍役)
的陰影都會尾隨我們這一代的餘生;因此,何時才能生活在免於恐懼的自由
環境中,是我們一直追尋的目標。而兩岸的統一也是我們近代中國人的理想!
讓我們細讀藥河在《四方城》題壁,他提出了極爲悲痛的警語:我們都是在
人類自造的災禍中成長。同時,我們亦確信這災禍將會以任何形式繼續存在於
人類的社會。這可能就是我們執著寫詩的最大理由了。對於藥河的這份執著,
我們謹致以至高無上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