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_1
butt_2
butt_3
butt_4
butt_4

 

 

 

 

詩友

 

二十四載重逢

一握手即切脈

首次 卻也最後一次

觸及你六脈斷層的體溫

 

脈堙@陰陽之間

虛懸而執著

一根芤而澀的n弦

反彈出天籟造化

弄人相生相剋永琲熊L奈

 

再深切觸及

你淒美如詩的心脈

遂發現 瀕臨絕種的詩的DNA

複製了你一生

 

唯與杜康夜夜獨酌

始斟酌出:

詩疾無救藥

情愁吟成河

 

注:一九九八年與內人返越路過洛城,藥河、斯冰請飲茶,並載我們到

黎啟鏗家小聚。當時藥河的直腸癌在接受化療,我給他把脈並處一方,

且指著我那王八的腳說:走一步算一步,過一天賺一天。如今,卻害得我要爲他寫詩,奈何!

                           (千禧年•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