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邊主義的浪漫

 

 

 
 

July 4th  披覽楊平詩集 ●●●

 

杜甫消渴疾的口渴  飲盡

山河破碎的雨露  卻分不到

金聖嘆唐詩六百中的半羹

妙批  草堂中長年不剪的

長指甲  摳掘起

我每日一換的純棉舊T

敲扣我肩井穴  搊搊

肩胛上尚能扛下多少

舊河山襤褸的風月

 

無奈飲了一瓢  屈原

冷冷楚楚(二字齒旁)的楚賦  溷濁中

把我拄頤某種藉口的幾根

骨骼弄醒  又上了李後主

詞舫磁浮的當  浮白成

磁浮的怪獸  磁浮到哪裡

都是亡國奴

 

都怪酒國老頑童的劉伶李白

連哄帶騙  塞我滿口

晉魏盛唐的下酒物  令心海

底層的板塊詞藻  一句

也吐不出來

 

而一腳踏兩條船的嘴饞蘇軾

誤導我鄉愿張翰味蕾的鄉愁

害我張口閉口  都是異味的

後現代

 

最是了得的浪漫霸氣的楊平

我人未到他的詩先到  未經

安理會  硬著陸我孤獨島的

巴比侖一千零一夜

 

未讀過半句荒原的稻草人

布希  JULY  4th

在白宮冷笑

 

[酒誌] 回紐約前一週,妮妮愛妻電告家中已收到兩冊楊平的詩集。July 4th美國國慶日,孤獨島披覽楊平,詩情激蕩,百感交織,思及故國舶來的殘破朝代,杜甫的一句「國破山河在」,又為罹患消渴糖尿病的他,不在金聖嘆選批的唐詩六百首佔有一席之地,抱憾不平。且浪跡天涯的孤獨島,心在這一片自由民主土地的美國之家,以及傳統美學的故國河山。而最王八的磁浮輪椅天涯,把我浮白成一片浮萍,有根卻著不到泥土。躑躅於傳統與現代的代溝鄉愁,心中所能掌握的是一把永遠的山河土地。杜甫告訴我:地球村沒有永遠的朝代。

 (寫於 July 9th 2005 紐約孤獨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