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中國現代詩詩壇走筆

 

 

 

                《關于鄭華海的》

 

    曾經以「季春雁」作為筆名的一隻三月的南方雁子,悄悄的飛來我們的詩壇又悄悄的飛去,我們曾等候他再次重來,卻等了好幾個春天了。如今才見到他翛翛飛來,他這次重來我們的詩壇委實給我們無比的驚喜!

    詩人曾經深受法國現代文學和臺灣的一些現代詩人影響,他的詩風很具現代精神,他這首「那個老兵士」的詩作描寫一個老兵士在軍隊中生活和行軍時的疲倦,艱苦和緊張的情形:

 

有一隊士兵操隊而過

爽快的扣下扳機

踏著他很熟的拍子

登陸

    俯身

前進

前進

 

在詩中另一節:

 

那個兵士魯莽的爬上

爬上他心愛的戰壕

他想招呼他

叫他不要那麼站著

 

讀著他這首「那個老士兵」的詩作,我們不免會想到英國詩人兼史學家荷伯里特(Herbert Read) 的一首詩,題目是「我的情侶」(My Company ),該詩是描寫一個在軍隊團體中生活的婦人敘述她跟士兵們行軍的經過,眼見到有些士兵肩(手旁)著厚木板和鐵塊經過死亡的地域時的疲憊,當見到一枚照夷彈彎彎的經過上空時屏息著不動的緊張情形,我們發現它們都有著一點相像,且看該詩的一節:

 

My men go weasily

With their monstrous burdens

 

They bear wooden planks

And iron sheeting

Through the area of death

 

When a flare cures through the sky

They rest immobils

 

詩人鄭華海的詩是矯健的,一如他的翅膀,也一如他的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