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茗

@

當且一齊坐止而舉起的
我回去後仍然
袖仍酩酊
所以捨不得去理髮了
于鬍也懶得青青
只因為一種意味
陶淵明老早就南山
採菊的卻是
低低月色落入
一池春水
而泛舟並非來自水鄉
我登岸的地方
所有的客人都去問笛
千里那麼之遙
@
1975.3.19詩展十(情詩專號)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