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

 

 

 

      空中的鐵鳥刻意將我引入飄浮不定的雲層裡。
      望著不遠處的彩虹,我一時迷惑了。
      這就是上帝說的天堂嗎?
    
   
層疊的彩雲告訴了我:這是一副天上才有的彩畫。盡管在一張張的白紙上飛快的繪了素描,卻依然勾勒不出宇宙的奧秘。
      只好將整張臉蛋緊緊貼在機窗上,企圖更接近即在咫尺的'天國'
    
   
我不斷、不斷的努力,再努力,只想執意將身軀擠入虛幻裡......
      最後,鐵鳥迅速無情的一晃而過,我急忙眷念的往回望著即行即遠的夢幻。
    
   
迷濛的層巒雲海,終於走出了我的雙瞳。
    
   
一陣驚艷後,萬物皆歸於平淡。
      現實會貯存足夠的耐心,慢慢噬食僅殘餘的夢幻。
      而我,終究逃不過一切的必然。
    
   
別過了天上之旅,我依循著地心吸力,竄回囂嘩的高樓世界之中。
  路上的煙霧瀰漫,空間的塵囂喧嘩,我趕緊摸了摸自己汗濕的臉額。
    
   
天堂離地球很遠了。
      地獄倒是蠻接近。
      頭上的藍天被遮擋了。
      高樓什麼時候倒下?地基什麼時候凹陷?
      如果無知的萬物之靈繼續的執迷不悟.....
      必然只是一個逃不掉的結果。
      就是這樣,緊緊背著我的旅行袋,一路的趕著,越過了無數個駐站。
      模糊的出口,依然讓我遲疑。途中的擁擠與揮之不去的塵埃,我只能不停的嗆咳。    此刻,心底不禁冉昇另一種期待:下回的鐵鳥是否願意引領我尋找一個適合的出口.....

2004.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