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咖啡的愛情

 

 

 

 

    有一種心情﹐在快樂中滲點苦澀。

    有一種相思﹐像足在咖啡中加入半顆糖。

    揮不去的﹐是圍繞在室內瀰漫的咖啡香味﹐抹不掉的﹐是內心深處的幸福。

    我看見了躲在雲霾中的太陽﹐我聆聽著窗外淅瀝淅瀝落下的雨聲﹐突然﹐我綻開了很晴天的笑容。

    無垠的藍天下﹐我努力的敲醒著潛伏在體內﹐另一個不安份的自己﹐欲衝出軀體﹐一掌劈開東西海岸的那座山﹐可惡的山精靈呀﹐頑皮的吐了吐舌頭﹐溜開了。

    我的眼神﹐突然柔情了起來﹐因為我終於看到了你雙瞳內的深情﹐於是呵於是﹐你和我合力的揪出了雲層中的太陽。

    時間在必然無聲無息間﹐竄入亞庇機場的快餐店內。

    我只想失聰的不理會播音器傳來催魂似的CALLING﹐我只想阻止時針的轉動﹐我只想放下那一向要命的自尊心﹐苦苦哀求時間的停留﹐我確實只想無理的霸佔那彼此相聚的空間。

    我們必須踏出快餐店了。

    鐵鳥已經失去原有的耐性

    電視螢幕內閃著刺眼的CALLINGCALLINGCALLING

    我希望班機被取消﹐我確實希望班機延遲嘛 彼此還是加快了腳步﹐我只能緊緊的拉著你慣性背著的公事包﹐我欺騙不了內心的依戀。

    可是﹐山城那一邊卻不斷吹來催促的風。

    你得回去了﹐你 . . . . 了。

    你出其不意的輕拍我的背﹐然後越過我的身邊﹐走入候機室了。

    你說的﹕短暫的分離是期待下回重逢的喜悅﹗

    縱然多麼的不捨﹐我還是讓你將火城(亞庇) 的溫柔帶回去。

    獨自把車駕出亞庇機場。

    夕陽﹐早已經羞澀的躲入了丹容亞路深海內。

    入晚的風﹐默默伴著這道回家的路

    雙手握著駕駛盤﹐我只能細細的咀嚼著很咖啡式的心情﹐車窗外﹐飛來一對相思鳥﹐銜著小虫掉入了我的車廂內﹐繼而溶入空氣中﹐化成思念的味道﹐繼續瀰漫著

    我的雙頰﹐不知何時偷偷飄起了一朵嬌艷的彩雲。

    心裡的小河啊﹐不由自主的潺潺又潺潺的唱起動聽的歌兒﹐我終於深深感受了彼此的踏實。

    我呀﹐忍不住悄悄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因為有了期待。

2005.4.11寄自馬來西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