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裡的雞蛋

 

 

 

 

     她決定頭也不回的走入候機室。只有那樣,才能完全將過去的一切拋到腦後,不再記起。

     選了一個寂靜的角落,從背包裡拿出精裝本小說,準備將自己投入故事的情節裡,這一向是她的習慣。他曾經不解的對她說:真的從來未曾見過像妳那般隨時隨地都可以那麼投入看書的女子。

     從此,他和她的言談間總是很散文。她心裡知道,他是刻意的。

     他開始約大夥兒在夜晚一起出去喝茶聊天,當然,一定包括她。日子在晝夜間過去,最後演變成他們倆人的約會。

     難於否認,他的觀察入微和細心溫柔的小動作,是很輕易讓情竇初開的女子動心的。可是她更加清楚,他只是在他的歲月裡頭不斷追隨他的愛情,他曾經將愛情比喻成餐館的菜色:我喜歡進入不同的餐館品嘗不同的菜色﹐直到吃膩為止。如果仍然眷念,我還會再品嘗。

     可是,餐館也會有結束營業的一天。

     今天,她就請他吃閉門饕。

     她曾經喜歡他那股專制的男人味,她認為那是安全感。她喜歡他緊張她關心她的行動。其實這個情場老手,只是設個圈套,讓她投入他其中一段愛情的情節而已,能耐多久就只看她可以給他多久的新鮮感。

     身邊的朋友也不斷提醒她,這個危險的男人並不適合她。

     他還沒有一個愛文字創作的女朋友,她外表不是很瞟青,但是很有文化氣質,所以他很專心投入於他與她之間的愛情。

     單純的她執意的認為自己可以改變他。

     能夠用五年的時間面對同一個女人,已經是他的極限。他的確很愛她,他愛她的才氣,也愛她的真個性,因為他的人生經歷千蒼百孔,虛偽的商場增添他的滄桑味,她的清新讓他迷戀許久。

    只是,最終,他還是逃開了,他開始和商場上一個出色的女強人來往頻密。

    直到最後一次的約會,他失約了,害她在家準備豐富的菜餚等到深夜十二點,因為他在電話裡頭不斷承諾一定會到,叫她等他。

    後來,再接到他最後一個電話,他對她說:最近的工作繁多,比以前忙碌許多,而且將會經常出國公幹。。。。。。

    沒聽他說完,她先黯然的蓋上了電話。她知道她和他的愛情終於也逃不過必須劃上休止符的一刻,於是再多的理由已經不必多說。

    彼此分手一個月後,上天竟然開她兩個玩笑。剛由婦產科出來,手提電話響了,朋友告訴她一個消息,他要結婚了。

    她聽了,感到極之震驚!

    她原本很開心的夢想著會和他結婚,然後替他生幾個孩子,組織一個幸福的家庭;這五年,她曾經以為事業和經濟逐漸穩定的他要安定下來,所以之後她開始悄悄不設防。

    她輕撫著還未隆起的肚皮,只感覺天真的要塌下來了;她要如何面對人生給她最大的致命笑話?淚水,就像爆裂的水喉,瀉不停。

    合上手中的微型小說,也是該準備進入飛機的時刻了,她正要關掉手機之際,卻傳來急促的電話聲響:不要離開,我還是愛妳的,我們結婚。我是妳肚裡孩子的父親。

   朋友早已經告訴她,他的未來妻子,原來不能生育,而取消了婚約。

   他的專制只能加促她關掉手機,然後加快腳步,走入飛機。

   愛情,就像籃裡的雞蛋,她差點兒僅僅放入一粒雞蛋,破了,就整個希望也破滅了。她後來決定再加入許多粒的雞蛋,往後可以再重新選一粒。

   畢竟,人生充滿希望,她是不會放棄自己的。

 

                                    2005.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