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淡水

 

鹹的淡水啟開岸的嘴唇,欲言又止

你是否想訴說曾經歷過的事情?

等待流浪的街頭藝術家,臨摹良久

企圖把你畫進框內,你擺好姿勢

 

在以前,人們都喚你的乳名──滬尾

赤裸的身體被迫接受過所有給予的幸福

紅毛碧眼的殖民者到來築城建砲

如今砲口已經生蛁w─那疾走的硝煙

無法讓你孤傲的靈魂低首屈服

 

鐵蛋在口中跳舞,你說:

百年光陰彷是剛剛發生一般

激起記憶波紋的香魚已不可尋

你常竊聽情人在耳邊的輕聲細語,溫柔的

就像是對你說的──你開始用笑容裝扮自己

接納一個個過客和歸人,把美麗吻上每對到訪的眼睛──

也是在異國與本土風情交錯的時空,微醺了重返的心

 

畫筆禿了,空的顏色盤遺留

白灰紅橙黃綠藍的痕跡

而你,在剛完成的畫中

    唱起歌來

 

 

 

 -------2001年台北縣淡水西洋藝術節「滬尾詩文采風」新詩第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