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風筝

 

風從哪堥

來的路上可聽到自己的歌聲

步子丈量出來的前程被奢望套牢

時緊時鬆的風繩絞痛了手臂

那一種叫做纖細的東西就是名利場嗎

看著每一根神經使勁地跳著舞

愈發將自己描繪成一個大大的太陽

其實太陽已經飛得很高很高了

與風的裙帶關係已然成為正比

 

             2010.6.21  寄自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