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香奠父魂    2021.6.24初冬

 

 

    六月父親節又來臨了,先父辭世轉瞬間已廿三載,媽媽往生也十年了,兩老的容貌和往昔事跡,仍深深刻印在兒孫腦裡。以前,每逢此佳節,美國的家人都在緊密聯繫,磋商如何慶祝,各自思考選購讓爸爸驚奇的禮物,看誰能博得老人家的歡喜。

    當此非常有意義節日,加州三藩市炎夏陽光份外熱情,在恣意撫摸萬物;强讓人們增添歡容,且難抑頻頻揮汗。百花也搶在春神前,展示其繽紛美姿,大地萬物復甦,茁長的幼草正擺脫枯乾,慢慢伸張擁抱,相互祝賀。四處縱然生氣蓬勃,唯我獨抱哀愁,讓思念父母悲悼之情重重綑綁。

    墨爾本市暮冬總是透骨寒冷,晚景的我已洞悉一切未能永久擁有,仍沉陷於悽然回首中,對離我而去的雙親常在無限懷念和洒淚。

    猶記一九九八年元月十九日,病房外冬雨冷冷淒淒,難掩我們悲悲哀哀哭聲。父親躺在病床,臉容萎縮已全沒血色;强睜散漫呆滯的雙瞳,欲言無語。三弟緊握老父瘦骨嶙峋的手,把耳朵貼近那微張的口,祈能聆聽嚴父遺言,可惜只餘斷續最後之音。那彌留微弱聲音,同時激發圍繞床前三代子孫,全都偷偷的飲泣和泉湧淚線。我終於無法抑制,跑到走廊放任大哭。媽媽默默倚靠床沿洒淚,其實彼此內心淌滴的何止是淚,像經千刀萬剮血流如注的傷痛。

    末期肝癌僅折磨了爸爸兩個月,却未讓我多些時日侍奉,匆匆飛抵娘家九天,便被遺棄了仍待反哺報恩的我,爸何故忍心,不肯對我們再施予偉大的父愛。又或許爸太溺愛兒女,不想我等過份勞累吧!

    爸爸年青時努力經商,注重兒女教育,使我等鞠育在溫飽無憂幸福搖籃,長成後送兒女負笈臺灣,使孩子們志願能酬。那年我甘願捨棄學位選擇結婚,爸爸氣得流下嚴父淚。從不因巨額花費不捨或躊躇,爸待人最重情義,常常協助友輩解決困難;喜樂與分享,煩憂總獨自吞嚐。我們皆感愧疚,都未繼承家父優秀品德,回想嚴父昔日教導,更倍添慚愧汗顏。

    追思當年投奔怒海,而至移居美國三藩市,賦閒令老人家日漸沮喪,常常懷念在越時風光歲月,因而長嗟短嘆。終於參予團體再負責老人會財務,為同是越南的僑胞服務,父親又再朝氣勃勃了。經常不厭其煩地親自駕車帶老朋友申辦各項手續,對財務支付非常謹慎,故會中人稱:「葉青天」。

    猶記一九七八年農曆中秋節前,我們淪落印尼平芝寶荒島時,爸爸甘願和媽媽在海灘露宿,夜夜請星月海風伴夢,讓我和孩子們睡在帳篷裡,不孝如我每次思及內心無限難過和追悔。

    我家定居墨爾本後,倆老又怕孩子們衣食不足,購各種食用品寄贈,郵遞員常羡慕地說我是幸運人。每逢假期歸寧,倆老喜悅臉色,溫暖我這遊子的心。那杯香濃越式咖啡,各種美味佳餚,久久仍徘徊夢中。

毋論世界萬物怎樣變化,爸媽永遠活在兒孫們心坎堙A且老人家對晚輩愛護之情,內外孫常相互述說津津樂道。遙望天空朵朵浮雲舞動,是否洞悉遊子思親情懷,等待為我等把心香呈送。若真有輪迴,爸媽能讓我再承歡膝下,以報劬勞和未盡的孝道,請安息!請永遠安息吧!

 

(註:澳洲父親節在九月,因先父母埋骨美國,定居加州的弟妹及長女都在六月過節,念及先父生前我等均要在六月寄去節日卡為嚴親賀節,觸動思親情而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