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訊

 

 

 

白全合緊兩片女性化薄薄透紅的唇,俯首默然。母親頗具權威的語韾響起,掩沒弟妹們雜亂議論。白全心堜瞭,婆媳妯娌姑嫂間,總有調解不完的是非紛爭。尤幸父親從不發言,自得其樂地看報。他張開俊朗雙眼偷瞄老爸,盼能及時為自己脫困,反正懼妻之名已成鐵證。何況下班後人也頗疲乏,且轆轆饑腸已敲動鼓聲。終於、慈父聖旨下:「太晚了、回去吧!

他匆匆道別,拖起高瘦身軀慢步而行、、、耳際仍傳媽媽怒罵聲:「沒出息、老婆不要生育便由她作主了?是今版的季常,遲早綠帽亦會戴上……….

金桂在對鏡描眉抹粉,塗好胭脂再細補豐滿紅唇,靈巧地貼在俏臉的鳳眼有股挑逗流盼;轉身向斜倚床沿的丈夫微笑,旋動那條黑色呢士長裙,通花雅緻隱約透現膚色內衣;是多麼充滿誘惑感。她拿朱礎滮膘ぁ]趿同色半高跟鞋,邊走邊說:「別等我、先休息,今晚定把合同簽妥,…………」擺搖曲線玲瓏身段旋舞般離去。

屋裡仍飄盪清甜香水味,白全呆呆地凝注結婚叵照,是使人讚羡男才女貌。忽然耳際仍隱約母親的話:「花枝招展的往外推銷,早晚肯定出問題」不會的.不會的他喃喃自語,睹氣蓋上被子,彷彿驚怕屋內空寂。

白全金桂是在酒會認識,一見鍾情的人很快成婚,轉瞬三載,仍沒喜兆,難怪家姑諸多不滿。常常鼓勵兒子阻止太太任職保險工作,以他高級工程師薪酬,養家活口絕沒問題。但金桂卻堅鴗牊鵅A她不願作灶下婦,學而致用嘛!她不願埋沒才華,所以遲遲未肯生孩子。

「媽媽爸爸,好消息,天大好消息;金桂懷孕了,您倆可抱孫啦!…….」白全高興到手舞足蹈,不復往昔斯文形像。

三月前、白全和金桂又為生育問題爭吵,當她外出後,白全以小針把全部安全套刺洞。 計劃得逞,他靜靜等待,終於能欣賞自己劇作成功,沾沾自喜地大宴親屬。

金桂陷入極端煩燥,初期還以為食物不潔而引至嘔吐,經醫生診斷才明白是害喜了,但內心總感羞愧,深怕面對她那深情的丈夫。

本來金桂已決心結朿被迫與上司偶然偷歡,丈夫日漸憂悒的神情,使她內疚。她為了高職位而陪上司喝酒而被迷姦,她曾經欲對丈夫坦誠訴說,但羞恥讓她難於啟齒,深知夫家較傳統家規容不了她。想再蘑郊晢a是沒望,為此反復思量,強忍痛苦繼續上班。

在與上司面對時,再不敢落單;但怕事涉遭人話柄,也不敢太曳疙鞢C恰當倒霉,那天兩口子吵架後,她生氣地在酒館消遣,賭氯地再次陪上司狂歡而、、、

「老婆來看呀!掛幅洋娃娃像吧,啊!多精靈模樣,妳多看朵|生個特別可愛的孩子,………

       

二千零五年五月一日於墨爾本。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