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諾貝爾之戀

你是東邊的旭日

艷麗的夕陽

日日、月月、年年,

圍著你轉

有人為你磨白了少年頭

有人為你如苦行僧

十年、二十年年的寒窗下

寫乾了筆,嘔盡最後一滴血

換來的卻是: 無盡期的

盼望、等待,盼望、等待

等待那顆叫「諾貝爾獎」的慧星

落在頭上

唉!

真是地老天荒啊!

               (200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