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機場迎親

 

 

機窗外  是灰色煤煙帳子

煤鄉錦州在煙海下

1030am沒有誤點

飛機棲止在跑道上

豔陽扎眼

鄉親黑壓壓的

團團圍住出口

 

我不認識他們  誰是誰

但是他們都叫我 姊!

說我沒有變

可是我認不得他們

連那個從人群中走出來

老得縮了體形的

我喊了爸爸!

我們陌生地

擁抱  珍惜相聚

 

(2006.6.12寄自墨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