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藍兮

 

            ★寫於藍兮笛兄六秩大壽

 

從他的一篇越詩中譯〝阮炳 NGUYEN-BINH  《花與酒》〞,把我摔入了古典的漿糊,不懂卻只能說「好」,因為不好意思。他說不難!其實古詩和我是隔著一層時差,但是仍然喜愛它的涵蓄。

 

〝少時〞那個兩歲伶仃童男提著杯子買咖啡,懷疑他在吹牛,向荷野印證,原來詩人的路是這般的艱辛,在不大懂事的十三歲,便離家到遠處當學徒了〞。

 

照見這般的好兄弟互相照顧著,引領著他一步步走向文藝的花園。比兄弟還親的友情延續到如今。

 

想問一聲:那套〝銅版繡像四冊紅樓夢〞還在嗎?可否借來一閱?

 

一段夭折的愛情 (一九六七年元旦◆投軍前一星期) 有他默默地追憶

 

〝短短篇〞展現了他對濃縮故事的才華,每一篇都令人激賞:

我們不再是兄弟
新年快樂
紙鷂
關於橋的

 

但是最近你卻停下了這份創作熱情,為什麼不再牛刀小試?

 

Copy 一段〝送別〞老軍人繼續數落:

緣份一直支配著我們,使我們同一命運,命運卻不操在我們手中,我們被毀在戰爭的陰謀裡,千萬人一樣的,不容我們選擇;桃花只開滿一個春季,鳳凰只紅遍一個夏天,

 

你不當關公是對的,因為關公可沒你囉嗦,你真的很像劉家兄弟如此這般優柔寡斷,卻又情意綿綿。

 

我們不是桃花也不是鳳凰,我們有一顆不老的心,一雙採集的眼睛,一張會笑也會哭的嘴巴,更有一雙和命運搏鬥的手。

 

少時的你,那個提著咖啡杯的男孩,何曾料到自己竟如此這般走進了詩的花園?

 

                    2007.2.24歲次丁亥人日

               寫於藍兮詩兄六秩大壽

               (記得別給我過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