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村

 

 

酒鋪子在上午十點鐘以前是生意最清淡的時段,她正在清理櫃台,昨晚兩位客人打開啤酒,就靠在櫃台和她聊起來,台面上還堆著一些花生皮殘屑。〝叮咚〞自動門鈴響了,這麼早?是誰啊?

 

    一位瘦瘦高高的中年男人,穿著一件白色夏季西裝、雪紡襯衫,米白長褲,瀟灑地走進來。

    Hello Darling! How are you?」他摘下白色草帽,手一揮,一個漂亮的三十度鞠躬,正是那種上流社會人士的不卑不亢。金兆麗冷眼瞄了一下,迅快地把桌上的雜物全都掃到台面下。

    hi doll」老闆娘就是一口吃定客人的口氣。

    「呃哼!我週末要開 Party ,來五箱Scotch and Cola!還有最好的Chardon香檳兩打,梅洛濃紅酒兩箱,卡本內雪瑞詩來三箱!」他指定的牌子都是最貴的,這麼大量,嫁女兒嗎?老外嫁女兒,是要賠全套酒席的,真慘!她憐惜地看了他一眼。

    「我剛搬新家,又逢聖誕節,小小慶祝一下,沒辦法,朋友多嘛!麻煩送到Kew 區某街」,金兆麗本來想說本店不外送貨的,卻給嚥了下去,當她聽到〝Kew〞這三個字,個個都是真白金打造的嬌客,那裏面的每一棟價值少說也是三位數字以上的,可都是墨爾本的稀有金屬哩!

    Yes! Yes! Ok! Ok!」她一連疊聲地答應著,要求對方再述一遍地址和電話。只見他從西裝內掏出鱷魚皮夾,打開來抽出一張名片,笑著說:「小姐!我平常不送名片的,妳是例外!」

    「南極星房地產、及產物保險公司董事長」她嫩白的拇指和食指挾著滾金邊的名片,輕彈了一下,問他是真金的嗎?多年以前台灣一位唐姓軍火商人,就是用純金打造名片,還說他這張名片淨重幾錢,缺錢時可以當現鈔使用。

 

    貨是臨時工送去的,回來說:「外面的圍牆有一個半人高,房子像希臘神殿,都是採用進口意大利白色大理石,氣派高雅華貴,用錢堆起來的房子就是不一樣!」

    「錢呢?」她問道,那天自己心虛,給了收據,竟然沒開口要錢。聽他說自己祖先也是上上代中國人來淘金的,為了逃避白人迫害,只好和窮白人女子結婚,混合了好幾代,就像板球明星 Sham Wang 一頭金髮碧眼白皮膚,怎麼看都是歐洲白人。

    「明天傍晚送貨來,記得來收錢!」好像他 白瑞克,成了她的老闆,她的嘴角不知不覺抿成了一個微笑。

    工人拿回一張公司即期支票,她把它小心折好放到手提包夾層裏。下午白瑞克打電話來,邀她晚上到某餐廳吃飯,她推說生意忙,放不下手。打烊後開車經過那家酒廊餐廳,人聲鼎沸,仿佛聽到酒杯碰撞聲,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這夜她失眠了,自己變成了〝亂世佳人〞的郝思嘉,白瑞克變成了神通船長白瑞德,兩人在 St Kilda 海濱花園飯店,細酌冰酒的瓊漿玉液icewine(冰凍白葡萄製),小提琴拉起黃昏之戀主題曲Fascination ,她迷惑地望著這個有著貴族氣質的白瑞克,難道他就是我多年來等候的真命天子嗎?

 

    一早,她去銀行存入支票,心裏踏實了,開車到美容院做頭髮,決定答應赴白瑞克的約會。快到中午時再到批發商胖子那兒進些高級貨。

    「兆麗啊!聖誕節生意好吧!」胖老闆笑眯眯的問。

    她告訴他自己遇到財神爺,小發了一筆,對方交遊廣闊,要替她介紹〝土若客〞豪門生意。

    「是誰啊?我認識嗎?」胖老闆瞇起眼問。

    「他的名片是鍍22K金,你一定知道他!」胖老闆批售酒類,也快二十年了,社會上名流富商都數得出來。

    「白瑞克吧!哎喲!大小姐!你可中了樂透了!嘿嘿嘿!」胖子的眼睛都笑不見了。

    金兆麗也笑了,這些年來,胖子老闆跟她做了六、七年生意,摸透了這位中國豪爽女店主,曾有一陣子和她合夥進口中國酒,兩人賺了一筆,合作愉快。

    「趕快打電話給銀行!問問支票信用!」胖子收起了笑容,鼓著一對金魚眼向她發號施令。

    「妳不知道?這個叫白瑞克的傢伙,公司經營不善,早就宣告破產,城裏酒店都遭他騙過,妳的店鋪在郊區,當然是消息不靈光了。」

    金兆麗按電話的手指有些顫抖,連連按錯鍵。胖子一手搶過來,問:是ANZ Bank 嗎?撥好電話再交還她。

    「金小姐!我們早上一直在找您!店裏說您外出,可是您手機又關上、、」

    「好了!到底什麼事?、、、?!」她的臉色由紅轉到白,慢慢放下了電話,嘴唇翕動著,半天說不出話來。

    她接過一小杯Whisky,壓一下驚慌,咀咒了一句〝Shit〞把酒杯遞還給他。

    「明天他還要一批上等紅酒和香檳,怎麼辦?」胖子拍拍她的肩膀,說一切由他安排,妳明天準時交貨。說完,他打給華探長來甕中捉鱉。

 

    這一夜她真的睡不著了,一會夢見白瑞克穿著船長的制服,向她招手,一會又變成了卡通影片小飛俠裏的虎克船長,拿著長劍比劃著,她一步一步退到船舷邊,再往後退,就掉入深海浪濤。

    「救命啊!救命啊!」她驚醒了,破曉前,黑暗一片,天亮就是明天,郝思嘉的明天到底是不是充滿了光明希望?這部續集等到了作者亡故才見曙光。

 

    我們的故事該結束了,壞人被捕繩之以法,金兆麗以後再也不敢收來路不明的支票了。至於白瑞克呢!雙手被銬上帶走時,尚回頭對她說:「妳放心!不會有事的,我的律師會處理,明天我們一塊兒吃午飯」

 

    兆麗望著他被警察簇擁的背影,手銬在陽光下發著閃閃寒光,她心底打了一個冷顫。

 

                           2007.2.19寄自墨爾本

 

 

●●●本篇小說酒的資料由汪慰平女士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