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媽媽說再見(刊於星洲日報【星座版】 11/06/2005

 

            18號中午,由於媽媽去醫院檢查腎還未回到家,我找了牧師載我去機場。然而才開車不久,爸爸就打電話來說他們到家了。心想爸媽也累了,就叫他們留在家裡就好。

 

            過了一陣子,爸爸又打電話來,說媽媽堅持要來機場。我到機場辦好登機手續,他們就到了。看見媽媽的手貼了好多膏布(因為去醫院照腎),我心埵n難過。 爸媽說,生病好辛苦啊,妳可要顧好自己的身子。然後依依不捨的,目送他們回家去。

 

            登機之前,爸媽來電話,叫我多保重。轉機時,他們又來電話,媽媽特別囑咐我要小心身子,多喝水,因為我時常都頭痛。我聽了心裡一怔,因為我當時正在頭痛啊。記得當時媽媽還說,她自己受苦,換取我們的平安。我聽了就說不是這樣的,因為我相信上帝給我們每一個人各有自己的平安。

 

            到了新山,爸媽又來電,我說一路都平安。晚間抵達新加坡,我也致電回家報平安。次日飛香港之前,我自然又報個平安。到了香港,照例又立刻報平安。當晚,媽媽關心我跟著去大陸的事,我叫她次日下午打來向我拿大陸的電話號碼。

 

            20號,我一直在等媽媽打電話來。到了晚上,就忍不住打回去。接電話的是祖母,我心堣ㄧT的感到不安,因為平常都是媽媽接電話的。聽祖母講話又支支吾吾的,感到很是可疑。後來要妹妹聽電話,才知道媽媽又入院了。

 

            過了不久,爸爸從醫院致電來,然後媽媽與我講話,她的聲音好微弱,我聽了好心疼。她說,又入院了。我說沒關係,很快就可以出院了。我知道媽媽最怕去醫院,心裡好疼好疼,卻是忍住淚水。

 

            21號,我一大早就出發前往西北。途中凡是不用飛行,我都開著電話,希望接到家里的電話,看看媽媽怎麼樣了。到了晚上,爸爸打來我朋友的國際漫遊,因為我的大陸號碼打不到。爸爸說,媽媽檢查了心臟,沒事。我聽了也感到放心。

 

            22號中午,朋友收到一個短訊……是妹妹發的,說媽媽……回天家去了……我看了完全無法置信,馬上打電話回家,卻是沒有人接。然後打妹妹的手機,無法接通。接著打去姑姑家,表妹接電話,我問我媽媽怎麼了,她說,妳媽媽今早過世了。我說,是真的嗎?她說,是的。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大哭了起來……

 

            朋友抱住我,我已經不能自已……連說這是不可能的……?為甚麼會這樣……?!

 

            後來姑姑打電話來,問我能否盡快趕回家。我說我一定盡快趕回去。接待我們的朋友就帶我們去更改機票,但最快也要次日的飛機。

 

            當晚,徹夜難眠……一直回想媽媽的一生……自從她中風之後,身體一直受很多苦……現在回去天家,在理是好事……但在情,如此的突然,叫我們如何承受呢?我特別擔心爸爸,爸爸最愛的是媽媽,又極富愛心關懷忍耐的照顧了她這段時間,心中為爸爸心如刀割……

 

            23號,一大早就去機場。轉機時間最難敖……途中還要與香港及馬來西亞的朋友保持聯繫,安排我的機票回家奔喪。下午一到香港火車站,馬上有友人載我去機場。另外也有幾位朋友已經在機場等著送我。

 

            晚上11點多到新加坡,立刻有朋友載我到新山。次日,又一大早載我去機場回東馬。可是又要轉機,那三個小時,簡直比三天還要長……

 

            到家了。淚水已經崩提……祖母抱住我哭……再抱住爸爸哭……然後姑姑就叮嚀我一些後事的處理……吃了飯,就前往醫院……要對媽媽說再見了……

 

            到了醫院,已經有好多親友在。一些抱住我就痛哭了起來。進去幫媽媽化妝的時候,我聽從爸爸的千叮萬囑叫我千萬不要哭,以最強的意志力撐住,給媽媽上粉塗口紅,並且一直摸媽媽的頭髮……

 

            然而開始安息禮拜的時候,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盡情的哭了……媽媽,再見了!期待在天家再見了……

 

            最安慰的,是在前往墳場的路上,我可以一直輕撫媽媽的棺木,還唱了一首歌……媽媽,最親愛的媽媽……我們天家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