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相簿(刊於星洲日報【星座版】 11/06/2005

 

            早上,我們三姐弟在爸媽的房間,一來幫爸爸重新擺置衣櫥,二來再處理媽媽留下的衣物。

 

            我在上週三剛離家,這週三竟又回到家;期間還去了中港星馬,更難以接受的是,媽媽在昨午已入土為安,她在之前可說沒有一絲離世的預兆。

 

            整理媽媽的衣物時,看見一本她珍藏的相簿。一頁又一頁的翻看,發覺裡面完全是她與爸爸的二人甜蜜合照。第一張是訂婚照,第二張是結婚照,接著是好幾百張的合照。

 

            當中有許多是在他們的房間、家堙B公園拍的,還有很多是旅行照。 媽媽很可愛的在照片旁寫了一些描述的字眼,而我這才知道媽媽的中文與表達是如此可愛。譬如:「我們倆的小房間」,「你看我笑得好奇怪嗎?」,「你猜我們在笑甚麼」,「我最滿意這張相片,因為太好了」,「老伴高高在馬背上,我不趕上去呀!」等等。

 

            還有一部份是在12年前他們去吉隆坡探望我的時候拍的。有一張是在一對親嘴的恐龍石前拍的,媽媽寫著「這兩支恐龍好親親」。還有一張是媽媽在餵鹿吃東西, 她寫著「他喜歡吃我手上的羅治」, 還有一張是「沒給他吃生氣了哦」,「小鹿在那等媽咪來哦!」

 

            接著有一張是在雲頂酒店,媽媽寫著「我倆的大女兒為我們慶祝廿週年結婚紀念。在雲頂酒店」,我看了眼淚不斷湧流出來。想起前不久,我與香港的同學剛寄了一張結婚32週年的賀卡給他們呢,沒想到已是最後一次有機會為他們慶賀了。

 

            看著爸媽數不盡的合照,深深感覺他們真的真的好甜蜜好恩愛。爸爸最喜歡摟住媽媽的肩膀拍照,還有很多都是十指緊扣,十分讓人羨慕。

 

            所以,媽媽的離世,我最擔心的是爸爸。爸爸最愛的人是媽媽,特別在這約一年的時間,媽媽失去右腳兼左身中風,一直都是爸爸全心全意全時間全方面愛護照顧媽媽。爸爸對媽媽無微不至的疼愛,是眾所皆知的。

 

照理來說,媽媽是最幸福不過,她的離世也是好得無比,再也不用承受身體的磨難。但從情感方面,爸爸面對最親密的老伴離開,如斯切膚之痛叫人如何擔負啊!

 

書寫的此刻,我望著眼前媽媽的遺照,是97年在香港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及遊玩時拍的。她的臉蛋圓嘟嘟,笑得眼睛小瞇瞇,非常開心。她的遺容,與這張照片不相上下。

 

昨午我十二時多抵家,一時多就進去醫院,為媽媽上妝。媽媽睡得很安祥, 膚色很自然。當負責人為媽媽穿上壽衣時,爸爸一直輕揉媽媽的手腳,也一直親暱喊著媽媽的名字,告訴媽媽去天堂是最美好的,因為再也沒有病痛疾苦了。

 

從抵家到下午四時,不過三個小時多,媽媽已安葬。這一週,彷彿發了一場又長又緊張的夢。精神仍在恍惚中,似乎未能接受媽媽已返天家的事實……

 

今天看了幾次媽媽的相簿,再看眼前媽媽的遺照,盡都是她滿足甜蜜的笑容。

 

我心猶痛, 但看見媽媽有幸福的一生, 也是稍有安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