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不見了魚皮(刊於星洲日報【新月版】 22/10/2005

 

  我家祖母向來喜歡用馬腳魚做魚丸,真材實料、彈牙可口,是我們一家大小都十分喜歡的。每次我從外地回來,祖母勢必要買大大隻的馬腳魚,然後精心製作好好味的魚丸。

 

  昨天早上,祖母一如往常,煎了一大碟香噴噴的魚丸。然後我就燒其他的菜。但是祖母在那兒不知在做甚麼的,東找西挖,不知道在尋甚麼寶。

 

  「奇怪,明明放在這兒的,怎麼不見了?沒有理由啊……

  「阿嬷,你在找甚麼?」

  「我在找魚皮。剛才明明放在這兒的……

  「哎呀,你會不會放去其他地方啦?」

  「沒有啊,就放在那兒的。」

  「可能被貓銜走了吧。」

  「不會吧,甚麼痕跡也沒有啊!」

 

  祖母不死心的找遍了所有可疑與不可疑的地方,甚至也翻了幾袋垃圾,都不見魚皮的蹤影。最後,不得不歸納一個結論──是被貓給銜走了。

 

  我想強調的重點,其實不是「祖母不見了魚皮」,而是祖母的強勁記憶力。一個快要八十歲的老人家,不但沒有老人癡呆症,甚至比家堨籉韝@個年輕人的記性都還要好。

 

  她記得我多年不見的中學同學的事蹟;她記得很多鄰居朋友的情況;她記得學過的英文;她記得我隨口說說的事情;她記得偶爾看過的電視劇情節;她記得家堛漕C一個複雜的電鍵;她記得爲很多很多人一一提名禱告。

 

  不但記性好,祖母還說,她現在洗菜的動作快了很多;自從媽媽在去年離世之後,祖母就成為照顧家堣j小的重要人物。前幾個月家堣ㄠo已必須裝修,我最擔心是祖母需要常常上樓下樓〈她一向有膝蓋痛〉;但最近她告訴我,在那段上樓下樓的日子,膝蓋竟然沒有痛,上帝真的特別寵愛她。

 

  此外祖母沒有停止過種菜。她可以做一整天的家務與菜園工作而不喊累,卻不習慣上街走逛,喊累喊頭暈的。爸爸說她是勞碌命,我說是神奇,神給她的恩惠很奇妙。

 

  其實祖母沒有不見了魚皮,只是魚皮不見了。上帝賜給祖母的健康、硬朗、毅力、耐勞,把失去太太與媽媽的我們,照顧得很好。

 

  魚皮不見是小事,但願我們不會這麼快失去我們最可愛的──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