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中環天星碼頭

 

 懷著朝聖般的心情,從油麻地走到尖沙咀天星碼頭,搭著天星小輪去到壽命只剩下四個小時多的中環天星碼頭。心中的目的,想要再看一眼中環天星碼頭,再聽一次香港最後一個機械鐘樓的報時鐘聲。希望,將鐘聲嵌入永恆的回憶中。

  想不到可以坐到一個好位子,最靠近欄杆的。正想專心欣賞四週的景色,享受一下舒適的涼風,冷不防衝來了一個老婆婆坐在旁邊。

  這位七十四歲,只有一隻耳朵聽的見的老婆婆,熱心的告訴我,她特地從觀塘搭巴士來到尖沙咀天星碼頭,來了才知道自己搞錯了,原來要拆的不是這堙A而是中環天星碼頭。

  老婆婆還告訴我,人老了非常痛苦,因身體的退化,連抬起頭來都很困難,她有一個朋友受不了身體如刀挑肉般的痛楚,跳樓死了。至於她自己,味覺起了很大的變化,食物明明是新鮮的,吃起來卻覺得苦澀或無味。

  說著說著,她指著一個方向問我:「這是新的碼頭、新的鐘樓嗎?」我看了看,說應該是吧。她雀躍的說:「新的碼頭美啊,好啊,用新的碼頭。」聽她這麼一說,彷佛掃走了我心中「送終」的感受。是啊,何不以歡愉的心迎接新事物呢?

  下船的時候,好像明星似的,好多閃光燈對著乘客閃個不停。還有好多人在抗議拆除碼頭與鐘樓。忽然間,看見剛才那位婆婆,手堣]拿著相機;或許,她也正在尋找一些寶貴的鏡頭吧。我也拍了一些照片,然後乘著天星小輪回到尖沙咀。

  擁擠的乘客中,除了不少的外國人,也有好些老人家。畢竟,它承載了香港人48年的集體回憶與故事,難捨的心情可想而知。回家的路上,不斷在心中迴響的,是老婆婆的話:「老人家很多痛苦的……新的碼頭美啊,好啊,用新的碼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