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窗寒了

 

 

 

 

 

 

清早,北風捎來久違的呼喚

深重的涼意搖醒了窗臺

搖醒

蜷伏在落葉層下的沉思

秋天,就這樣走過?

走過寂寞的庭院

飄過沈默的煙囪

帶走曾經燒焦的童話

 

秋天已經走過

固執得化不開的誓言

時光堣炴_泡出濃烈的信念

辛辣頓成爲執著的最佳佐料

曾經桀驁不馴的脖子

寒風中     依然

抬起來

頂上

卻已結滿

寒霜

 

我深信春天還會再來

 

             2005/11/25於越南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