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紙扇

 

 

 

一縷瘦骨

包涵了三千里山山水水

如火的南國驕陽

當椰樹把嚴厲的日曬

拂在地平線下

便刷開了

收音機媬@稠的瓊劇唱腔

同樣是椰林

同樣是熱得發慌的土地

湄公河  河水

沖不淨纏繞五指的深情

 

 

當相思鎖不住一場夢

新愁便展翅成多情的海浪

使勁搖曳

撣不掉的還是那固執的鄉音

縱使歲月把風吞蝕殆盡

一身往事

始終在空氣

隱隱作痛

 

 

 

後記:外婆,馮氏,1900年生於中國海南,家貧,不識字,17歲隨夫飄泊,定居越南檳知,上世紀80年代逝世,沒有任何遺言與資產,卻給我留下一生取之不盡的生活勇氣。

 

2006-3-8越南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