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走馬》組詩

 

趵突泉公園

訪易安居士故居

 

秋末

樹葉都等得不耐煩

黃著臉看我

遲來

 

極其相似的

夢媢琤~

那線裝書堣炴_壓得消瘦的

 

此刻又徹底肥脹

在北國

冷空

即使萬象開始冬眠

惟心中那朵海棠

依然綻放

 

 

 

大明湖

鐵公祠前殘荷

 

 

如果不能承受這倒下的現實

趕明兒還能挺起

胸膛

起來嗎

如果不接受靈魂在寒風中蒸發的

體驗

還會有再生的輝煌嗎

 

都惋惜你的青春

我願理解你

陳屍自然的

勇氣

(無可奈何也是人生一部分

    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讓世人也看到美的反面

 

要不然

歷史怎麼更新

怎麼有這幾千年

懷舊

 

 

歷下亭學懷古

 

 

 

(歷下此亭古、濟南名士多)

老殘早已在夢中多磨

如今

方踩著他的腳印

 

 

工部員外郎在這堛f酒兌詩

乾隆皇三番在此

偷閒

 

 

我什麼也看不到

什麼也感覺不到

 

驀然風飄來船姑娘一聲清唱

請遊客上船

趕忙中卻忘了

把心帶走

 

20091122寄自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