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季雨

 

 

 

 

 

      那年,你匆匆結束在異地的流放生涯,趕忙返回故里,和家人在山之巔雲之傍明月之下清風吹拂的地方圓了自己的夢,用雪花和春梅繼續編織對未來的憧憬和凝聚迎接忙碌的勇氣。

      酷暑來臨時,我扛起日曬背著熱氣抱著好奇心來到這邊陲的山地,在熱烘烘黏乎乎的空氣裏站在橋那邊等你。應該是我的早到,絕對不是你的遲來,細雨刹那間從天而降,考驗我的能耐你的司機的駕駛技術還有茶的芳香。

      於是你帶來了北國高山荒原沃野的叮咚泉水斜陽古道肥羊駿馬,壓縮在閃光的90分鐘經典裏頭,叮囑我一定要慢慢品讀細細回味。我送你一份濃稠稠的南國特種咖啡,它的汁像紅河情調像九龍江重量是我的心,也叮囑你細細品嘗慢慢回味在南國的千把個日子,還有胡志明市的細雨紛飛,富國島的魚露,頭頓的白沙灘,檳知的椰子糖

      就這樣,匆匆的趕來匆匆的會晤匆匆的叮嚀,又各自匆匆地歸隊,繼續踏破自己的鞋子。

      今天,我又扛起日曬背著熱氣抱著懷念的心來到這個北國邊陲小鎮,也是下著細雨的黃昏,雨水從屋檐不斷滴向下邊避雨的行人,我坐在老地方要了一壺老品牌的茶,在一樣的茶香中聆聽你當年帶給我的民歌,讓思緒在雨中飄向遙遠的山溝草原,飛到山之顛雲之傍清風吹拂的地方,當月亮升起的時候,靜靜來到你的窗前

   20048月於中國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