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

 

 

 

 

 

    一輛“的士”停在勞動人民住宅區。車上走下兩個人:男的西裝筆挺,一雙皮鞋擦得烏亮;女的一身大紅花布衣連裙,臉上一層又厚又白的面膏,同那雙猩紅的胭脂唇相輝映,很是顯眼。到了巷口,男的頗禮貌地駐足讓步,已跨前一步的女人倏地回過身來,低頭說了些話。她說話時,一雙白多黑少的眼睛上下左右不停地轉動。男的有點駝背,此刻須把頭附得更低些,讓耳朵貼近那雙豐厚的紅唇,邊聽話邊點頭,又不時用左手撫一撫那頭梳得亮堂的頭髮。

    在衆人竊竊私語中,兩人快步走到巷尾的一家木門前敲門。

    幾乎與那女人舉手敲門的同一時候,木門“呀”地開了。

    “喲,是玉娘呀!請進,請進……”屋內響起了女主人喜悅的嗓音。

    十多米平方的客廳媞搡搘縞縝a擺了五張椅子:左邊坐著比特陳和黎小紅她爸,右邊是小紅和她媽,媒婆玉娘則坐中間,陣勢分明,像一場即將開始的足球賽,而玉娘正是FIFA裁判。

    比特陳又舉起左手撫一撫那頭整齊明亮的黑髮。黎母的目光便盯在比特的左手上——一隻瑞士勞力士手錶。她繼續打量:手錶是名家廠牌,西裝也是名牌,皮鞋是義大利産品,稍微翹起的褲筒內的白襪子有個鮮明的皮爾卡登標記,連那腰間的U.S波羅牌皮帶也逃不出黎母識貨的眼光。她暗忖:一切同玉娘說的無二,果真是名牌名貨。黎父神情呆板,他默默地冷眼乜斜旁邊那頭亮得不太自然的黑髮,還有那雙蠕動的黑皮鞋。比特目不轉睛地瞪著對面的黎小紅,令小紅不得不低下頭來……

    三天過去了。這三天黎家倒像一個小小的戰場。主戰者是黎母,她一直埋怨丈夫那天的態度不夠熱情,落拓書生氣味太濃。什麽年代了,人家比特是三四家公司的董事長,全身都是世界名牌,只這一點就可看出比特是個身價不凡的企業家。黎父則對比特的頭髮“慧眼獨具”,說他跟我同樣年紀,還興染髮那玩意兒,討老婆又不是上酒家尋小姐,一點誠意都沒有,尤其動則摸摸頭,生怕別人把他的頭要去不成。黎母又怪丈夫不會爲女兒著想,小紅快三十歲了,能嫁就嫁,還由得挑?底下還一群弟妹等著成家立業。不管妻子怎麽說,黎父總不願意把女兒嫁到那麽遠的國家那般陌生的環境,死活好歹都不得知,黎母便罵丈夫沒有遠見……

    兩人三天吵個不休,小紅還是埋頭幹她的裁縫活兒,誰都不理,好像都不關她的事。

    又幾個三天過去。這段日子堙A每隔三五天,便有一輛“的士”把頭光腳亮一身名牌的比特陳和滿面珠逛寶氣的玉娘送到巷子堥荂C

 

比特陳的婚禮終於舉行了。

新娘不是小紅,而是同一巷子堛瘧_蓮。寶蓮媽說爲了更好地招待親朋戚友,讓賓客們盡情吃喝,婚禮決定在小巷子就地舉行。其實大家都知道家媬麆s席比上飯店至少能省六、七成的開支。新郎則爲新娘買了一件別開生面的禮物——移動電話。這確實令女方家長感到無限光榮,以致對遲遲未收到的“聘金”和購置“嫁妝”的錢也不好意思過問。反正少不了,而且肯定是個大數目,懂得用名牌的名人決計不會出“洋”相。  

新郎今天的穿著比往日更顯氣派,頭髮梳得越發光亮,微駝的背使勁地向前挺著,好像在努力擠出一絲英雄氣概。

在賓客的歡呼聲中,黎家大門緊閉。本來也收到請帖,但黎母堅持不參加。黎小紅一如往常在縫紉機旁幹活兒,黎父抱著電視看足球賽,對外邊的鑼鼓聲充耳不聞。黎母禁不住大發牢騷,說他們家寶蓮有啥了不起,十八歲的姑娘家一天到晚到處閒逛唱卡拉OK嚼口香糖,比特陳這廝娶了她肯定倒楣,帶回老家去飯不會燒茶不會泡衣服不會洗臉上沒光彩。然而,她竟擁有一部移動電話,而且是愛立信名牌超薄型呢!多威風,多體面,今後她遠嫁國外,她父母就搬到高級公寓去享福,只有不識時務的人,才老窩在這死巷子堙C小紅依舊專注幹活,黎父則被騷擾得無法安心欣賞球賽,索性出門去了。

    婚後,比特在外頭租了房子跟寶蓮一塊住,又買了摩托車讓太太拉著他到處逛。這邊,黎母又免不了給丈夫幾頓牢騷。又過一陣子,又聽說寶蓮帶她爸媽到處看高級公寓。黎母恨得心癢癢地,每次出門路過寶蓮家連正眼都不瞧一下。

    過了三個多月,寶蓮每天傍晚都回娘家來,據說比特回國去辦理手續把她接走,下次來時一併解決她父母的住房問題,臨行還給她留下一本厚厚的支票簿,付款人一欄已龍飛鳳舞地簽上比特陳的大名。

    又過了一個月,房東收租,寶蓮手頭沒多少現錢;移動電話賬單來了,一看是八百多美元,都是比特陳打的長途電話。寶蓮只好跑到銀行去提款,出納員對帳後告訴她帳戶堨u剩下五十美元。

    寶蓮只好搬回娘家來了,除了自己,尚有體內的小生命。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寶蓮的肚子一天一天地長大,而比特陳音迅全無。他名片上的電話號碼是瞎編的,住址也是。

現在在黎家,黎母對待丈夫客氣多了。早上出門買菜路過寶蓮家也不再把視線瞄到樹梢去,還經常去坐一坐,還讓小紅從工廠埵h領些活兒教寶蓮做。每當黎父熬夜收看現場直播足球賽,她會安靜地陪在一旁。然而越來越多的間插廣告令她感到厭煩,尤其看到許多世界首屈一指的名牌廣告畫面,她心中不禁湧起一股難以名狀的滋味。

 

                           19979月於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