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畫

 

 

又來到

雲深不知處了

人在山上  塵囂在山下

清涼的空氣飄著薄荷味

濾淨肺腑裡的煙火

信步而行   嶙峋的懸崖在前

臨風   衣帶翩翩

 

我來 

不為看朝陽晚霞

更不為看對山的飛瀑流泉

不為看雲散雲湧

更不為看風裡的花開花謝

我來

皆因山山都是仁者

有一種聲音

深遠而流長  像晨鐘

莊嚴而肅穆  像暮鼓

低低地細細地召喚

我來

問禮

 

拈花一笑

彈指即成百年

我的立姿也驀成化石

   與草木皆老

   與天地白頭

身前身後    是非也罷

都交付了飄渺的雲煙

 

峭壁下    煙波千里

滔滔不絕地傾訢著

一個亙常的故事

    後浪推前浪

    新人換舊人

可憐啊!載浮載沉的

一葉孤舟    竟無人買棹

竟要獨自酌飲    獨自垂釣

一江的春水-------

愁抑或不愁?

 

日日年年    朝朝夕夕

在環山的雲霧下

在不食人間煙火的山中

總有酒香伴著書香

總有蟬伴著襌

總有草蘆伴我

        靜聽

山山的

            松聲            

 

 

一九九二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