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杯

 

 

如果有一種聲音

能夠喚回往昔  捉住永恆

就讓我們碰杯

乾下今天的美酒

翻起昨天的舊塵

 

十八年前  早有一條藤蔓

生於斯  不斷的延續而綿長

最終牢牢地纏繞

此刻的每一手腕

一個男孩在彼岸的半島

踩著雲端過來

髮依然黑髮  音依然鄉音

我的孩子卻怯懦呼喚:

叔叔

 

真奇妙啊!

地球細小如一顆琉璃球

時間的列車開過了

十八載的時光在眼前退縮

一個不註釋的中途站上

兩片分離的雲又再相遇

千山萬水  翠黛碧綠

雲說給雲聽的

是一片雪花的飄落

抑是朦朧細雨的當年?

 

碰杯! 清脆的聲音卻要呵護

有一種撞擊

竟能迸出璀璨的火花

燃燒著每張不再年輕的臉

興奮如晚霞  夜都不在乎了

我們又再熱衷地探討

唐詩裡的蛺蝶  像少年時

又再辯論;現代不現代的問題

而你  醺然如楓葉

嘶啞如風沙的說:

酒多喝點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