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結

 

太陽的高傲總是天白色

寧謐的眉宇捆成一束思

一束詩繞著圓周打

走了多少個晝夜都走回了焦點

 

 

飲水思源在世之旅

恒是從第一步走起

才把孽緣修修邊幅

才把理想整理整理

 

 

要是圓  總得從焦點開始

若未竣  非加速迅馳不可

 

 

倘是欲望未截住

只好托凝結作核軸

 

         2004.5月寄自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