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病

 

有一種花兒傲笑繽紛

說我昨夜夢見吉卜賽

和浮雲流蕩居然成浪漫

把我痛咬一口左心室

血壓驀地高昇非常

 

護士大夫說我曾暈迷片刻

氧氣小管在鼻孔盡情沐浴

心臟的春天一時寒冬

天使像數十年前般親侍

還教我萬不可以使勁製造傷心

 

急救室的內尋機24小時常值

整天看護心室的變幻

我很怕看DVD上的心肌跳動

好像有一些空間寬大了

使我氣喘得將快要死

 

十多天時間化掉我三千多萬

我趕尋花兒大興債主問罪

河上的倩影左右忸怩

數十載的詩文所得不償

祗待來世勇當『非商不富』

 

      2009.7.15藩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