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之外

 

有時一首十三行的絕句
比《念奴嬌》更過癮
 
閒來無事
總聞笛郎高歌
 
笛樓在阮智芳街
笛人在樓頭的窗外遊行
(一個午後的奔騰)
 
滾滾的水在廚歎起大漠孤煙
菊花躲在屜櫃裏安排節目
餅乾擺在檯上排起隊來
美人則放大在書架上
人卻住在別人的家裏
 
我則把自己
深鎖在庭
每天每天
把新置的水族箱內的一些舊水
  抽出來 換進去
      換進去
         又抽出來
 
如此公式的生活
算不算是另一種哲學
        詩人的哲學
 
一陣鐘聲傳過來
四點。以後你會想些什麽呢
 
一架過境的Pam Am
超音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