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時

 

 

比起管管  葉珊

太清秀
據說  後來他也
     
酋長了起來

哭吧  美美的哭泣
錯過三四十年的

藍斯
湊上補天的方石
燈下  咀嚼
一字一字的



時空回來了
這下子

南樓  青衣 

梆子  馬燈 

月光下的騎士
    冰冷的石唇

都給他

  艷烈了起來

..2005.05.04寫於墨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