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城‧氣如虹作品

 

到另一世界遨遊

 

 

 

   為追思 莊威文友息勞歸主而作

          

  未到酉八月中秋,

 你已黯然高飛遠走!

 太傷肝了,

 西醫乏術,

 中醫無籌

 你不得不向人間揮手!

 

 從今以後,

 再見不到那身軀高瘦,

 戴上近視眼鏡的

 愛穿花衫的

 喜侃侃而談的文友。

 

 但我還是很難接受

 明明去年初夏,

 你同一班詩朋文友,

 高興的光臨暢飲,

 我兒子結婚的喜酒!

 現在,怎麼可能說走就走?

 

 曾幾何時,

 在文友俱樂部,

 在桂冠旅遊貿易公司,

 我們經常碰頭,

 論及越華文壇的窒息過後,

 該怎樣拓展?該怎樣重修?

 

 你畢生熱愛中華文學,

 不離不棄,從未罷休,

 近年還參與【風笛】的演奏!

 向來「夢詩」祟文,創作不苟。

 當年奧妙地把白約翰美名,

 轉調成「莊威」聲譽,遠揚四周!

 

 但願真個「不是與世長辭,

    而是去到另一世界」遨遊;

 祈禱你逍遙自在,永無煩憂;

 惟望《心浪集》結的意境,

 仍然世世代代 流傳於──地球!

 

      稿於二○○五年九月初於鳳凰城

 

 

附註:

1☆莊威雖然一直居住越南,近年才加入【風笛詩社】。

 

2☆解放後他在越南發表大作,曾經使用「夢詩」筆名;我告訴他,

這個筆名以前早有位姓陳的(絲絲愁)文友採用,不過已離開越南了。

 

3☆「莊威」的筆名,原來是由本名白約翰的英文JOHN  WHITE發音轉變而成。

 

4☆「不是與世長辭,  而是去到另一世界;」節錄自莊威遺作《如果我死去》

一文,收輯在《心浪集》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