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 多 是 低

 

   

    我感覺今年五月是個優美月份,第一天是國際勞動節,鳳凰城僑界有個疫症以來首次盛大宴會;第二天是長子國平慶祝生日,闔家高興;更湊巧的是讓我添孫之喜,三子國興在這天初為人父,兒媳婦明台剖腹生產,一索得男,她成功升上母親寶座,一星期後,有資格享受母親節快樂。

 

    是的,五月第二個星期日是母親節,這節日是二十世紀初起源於美國,逐漸流傳下來,而且由於移民增多,國際交流往來便利,母親節就廣泛傳播到世界各地,其中市場商界的推動力最強,為了推銷禮品食物,大事廣告宣傳,讓處處懂得有個母親節。以前我在越南,沒有幾人知道這節日,現在不同了,家家家戶戶都曉得祝賀母親的日子,甚至還用半鹹半淡的語音說︰「媽多是低」( Mother’s Day )

 

    這幾年母親節到來,我總記起「媽多是低」這句話。我初來鳳凰城的日子就是母親節,跟着每次提起這節日,只是用中文說出來,我不懂英文,當然沒有用英語交談。二○一三年,我夫婦前往澳洲雪梨探訪內姨丈,他老人家好高興,有一天和我夫婦談起在澳洲的生活,他說︰「姨丈老啦,除了同你阿姨去旅行須要用錢外,平日生活費用不多,政府的老人津貼金足夠應用,至於那班兒女呀,每年有幾個大日子,都贈送紅包大利市,就是新年啦!生日啦!媽多低啦!爹地低啦!姨丈已經很滿足了。」

 

    當時我靜靜聆聽,唯唯諾諾,有點不明白,內心嘀嘀咕咕,「媽多低、爹地低」是什麼日子呢?想了好一會,才猛然醒悟過來,那是英語的母親節和父親節。內姨丈在那年中逝世了,但那句「媽多低」一直留在我腦海,每年母親節就記起來。

 

    今年「媽多是低」的母親節,又如何呢?在新冠疫情稍為舒緩間來臨,倒算是好節目,人們在謹慎防範中慶祝,讓母親們快樂。國欣決定組織慶祝聚會,一來是感謝母親養育之恩,「哀哀父母,生我劬勞」,為人兒女應孝順父母。二來是自己也做母親了,應該盡心盡力撫養兒女,做個有愛心的模範母親。

 

    慶祝晚宴選擇在新世界酒店舉行,母親節當日可能人數擁擠,為避免群聚密集,遂提早一晚進行,筵開兩席,我太座和兩位親家馬太、黃太,三位是資深母親,各有一個女兒︰國欣、瓊瑤、阿瑩,這三個是年青母親,另外盧美安和女傭人也是母親,總共八位母親同歡慶,互祝母親節快樂;陪襯慶祝的有︰五個孩童,兩個少年,兩個耆老丈夫,三個年青丈夫,男女老幼總共二十人。

 

    正式「媽多是低」當日,長子國平有假期,輪到他來為母親慶祝節日,國欣也空閒,兄妹倆於中午在美莎點心咖啡餐館品嚐美食,我是陪襯獲益者,國欣也帶同慧雂@起,祖孫三代共咀嚼小籠包等點心,也很愉快

 

「媽多是低」晚上,國平再去購買炸雞回來品嚐,作為母親節晚餐,並多買幾份送去國興的家,國興岳母剛從越南飛來十多日,目的是陪月,照顧產婦的女兒,適逢母親節,本打算邀請星期六晚到酒家共同慶祝,兒媳婦明台擔心感染疫病,堅決推辭,那麼,惟有在家中吃炸雞慶祝好了。

 

二○二一年五月十四日星期五發表於鳳凰城亞省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