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的呢喃,詩的精品

 

評陳國正的詩集『夢的碎片』

 

  

 

 

一接觸越華文學,陳國正這個名字就反復出現。筆者瞭解到他曾被譽為越華詩壇雙壁之一,他還主編過好幾本有分量的越華期刊和書籍,至於他的那句“從我的瞳仁/飛出一隻/蝴蝶早已名聞遐邇。但我對於他的詩還是陌生的,直到閱讀了他最新的詩集『夢的碎片』。

 

百聞不如一見,這本詩集,讓筆者展開了一段豐富的精神之旅。

 

 

 

詩集為何取名『夢的碎片』?詩人在自序中有這樣的文字:

    戰火使我與詩失散了。

    飼養的夢一個個缺氧長不大都被轟成碎片

    曾經的一段歲月

    我把所有的笑聲埋了

    我把這些陰霾的日子都浸在杯酒中……。

 

筆者解讀,90年代以後的詩人,當他重新握筆在手的時候,早已幾度風雨、幾經風霜,劫後重生、悲喜交集,所以夢是“碎片”狀了。

 

書中有同名微型詩『夢的碎片』一首,讓我們先來欣賞一下:

一塊藍

一塊紅

一塊紫

還有黑的色調

 

濃濃淡淡

脫落時都被淚漂白

睜睜看著是無色

碎片

整首詩色彩斑斕,象徵著夢的多姿多彩,然而夢隨著淚水而褪色了、消逝了、破裂了。該詩在情感上冷靜、克制,不露聲色,至於為何有淚,則留待讀者調動各自的想像力去補充、發揮了。

 

詩人“詩走江湖五十年”,對自然萬物明察秋毫、人生百態目光如炬,他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深處,比如《除夕》這首詩:

一個個既已下注的

歲月

正負的數字總要年結

一般人只看到除夕的熱鬧,沉浸在迎新的喜慶之中,詩人卻看透了歲月的實質。在《越位》、《偽笑》、《鍍金》、《鈔票》、《名流》、《物價》等詩中,讀者都能領教到他那雙把萬事萬物洞穿的火眼金睛。

 

詩人久經風雨,早已淡泊名利、榮辱不驚,即便面對生死也等閒視之。關於生,詩人寫道:“擁抱瀟灑/那怕是一刻陶然/與歲月共舞”(《生與死》);關於死,詩人寫道:“抖一抖身上/斑駁的囉嗦/適時選擇泥香” (《生與死》)。還有一首詩《落葉》(之四)也集中表達了詩人的這份淡定、從容:

聽過風聲雨聲溫柔的割傷

淡雲冷月霜雪也從眸中走過了

總無遺憾

去擁抱泥香

盡其天年

作為詩人華髮之年的第一本詩歌選集,無疑,入選的每一首詩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從詩人的選擇中便能觸摸到他一鱗半爪的心事。通讀全書,筆者認為,如今的詩人,真正能打動他的,唯有理想、真情以及往事而已。

 

春天是詩人所嚮往的,它是理想的化身。詩人酷愛春天,將他的滿懷熱忱都賦予了春天。他初返詩壇的成名作就是《春的觸覺》,而這本書中直接以春為標題的詠春詩就有8首之多,如《春歸》、《春曲》、《春十九行》、《春天又和我約會》等,它們從不同的角度盡情傾訴詩人對春的期盼。

 

請看《春歸》這首詩:

一群彩蝶

居然住進我的瞳仁

短短兩行,卻道出了春的精髓。不直接言春,而只運用了“彩蝶”這一經典的春的意象,不說春“回”大地,卻用了“住進”這個動詞,融物於我、別出心裁,令人讚歎。

 

  再看《春曲》這首詩

載歌載舞

前面

再唱成一個新起點

全詩也只有三行,著眼點在於春天帶給人們的希望,與前一首詩強調春的到來既相同又不同。

 

僅僅一個春,就激發了詩人多少詩情。春令詩人心潮起伏、情感跌宕,他想到了要“努力振翅“(《季節的隨想》之春);想到了1968年的戊申戰爭(《曾經春的印象》;想到了快半輩子的等待(《春天又和我約會》)……春,承載了詩人多少的悲歡離合;詠春,體現了詩人對夢的希望與執著。

 

在詩人眾多寫“情”(親情、友情、愛情)的詩歌中,親情詩佔據了很大的比重,尤其是悼父詩,詩人一連選錄了7首。悼父是與思鄉連在一起的,請看《您要去的地方》中的最後一節:

已經十二年

幾排草木

不肯讓您孤獨

硬要陪著

享受寂寞

十二年的

圓融入睡

因為您要去的地方

夢堭z可來到黃河看浪浪翻滾

夢堭z已回到不再穿唐裝的

中國

詩人的父親當年“流離來越,胼胝劬勞”,生前一直未能探望老家。父親在詩人心目中有著崇高的地位,詩人對父親的不幸遭遇既心疼又歎息,這成為了詩人心中一個無法化解的心結,他接連寫下了《清明節》、《清明斷章》、《父影》、《思念》(悼念先父)、《老家》(之一)等一系列悼亡詩,寄託哀思。這些詩,濃縮了其父親的一生,我們由此看到了早期越南華人背井離鄉、艱難創業的歷程。

 

與懷念父親緊密相連的,是對故鄉的思念,那是父親當年所來自的地方。《鄉音》一詩寫道:“一股甜滋滋/正宗老家的風味”。詩人巧妙地運用了通感和變形,將自己對家鄉的親切感鮮活地表現了出來。在《鄉音》(之二)、《故鄉明月》等詩中,我們都能感受到詩人那股濃濃的思鄉之情。

 

越戰是老一代越華詩人的共同回憶,是他們最沉重的往事。越南現代詩就是在戰火中誕生的。當越南南方燃起戰火的時候,越南現代詩人們正值青春年華,“炮彈都擦傷了當年年輕一代的抱負”(《夢的碎片》自序)。如今,當年的年輕詩人們都已華髮斑斑了,越戰的陰影在他們的心中是否已經消褪呢?這本詩集中,反映越戰題材的詩有好幾首,如《戰爭》、《說從前》、《三十年的從前》等。請看詩人寫于2010年的《越戰當年》:

一排排沒有魚尾紋的墓碑

整整齊齊站著

夜夜

用風刮著身上致命的彈片

短短四行,卻反映了越戰這一重大題材。詩人不正面描寫戰場的槍林彈雨,而是側寫矗立至今的一座座墓碑。戰爭已經走遠了,但戰爭的後果遠未消逝。詩人融物于我,將墓碑幻化為一個個年輕的、受到致命傷的生命,“一排排”數量之多使人痛惜,“沒有魚尾紋”令人感覺悽楚,“夜夜”將全詩的意境置於一片黑暗之中,“風”帶給人陰冷的感覺,“刮”的運用,引起一陣刺耳的金屬聲響,刺痛人的心靈。整個畫面陰森、恐怖,怵目驚心。由此可見,越戰是越華老一輩詩人心中揮之不去的夢魘。

 

 

 

縱觀全書,詩的題材十分廣泛,也很常見,如親情、友情、愛情、人生感懷等,但是這些常見的題材在作者的筆下卻閃耀出與眾不同的智慧的火花,每每令人驚歎。這些不僅來源於詩人深邃的思想,也得益于他高超的駕馭意象的本領。

 

詩人神游于天地萬物之間,奇思妙想不斷,比如《冰雪》這首詩:

冰雪在水中坦然的

自我溶解

撫摩歲月

一心追尋海洋

歸宗

以冰雪的消融這一自然現象,聯想到歲月的流逝、理想的攀登、做人的坦蕩,詩人思維之迅捷、聯想之豐富於此可見一斑。

 

詩貴創新。陳國正的詩總能推陳出新,帶給人全新的體驗。比如他詩集中的一批詠物詩,這些“物”被詩人賦予了獨特的“人格”,人生百態耐人尋味。請看下麵這首《垂柳》詩:

甘心

任風搖曳

為貪圖一時安逸

居然彎腰躬身

再無心

向上

該詩形神兼備、匠心獨運,一反傳統所賦予垂柳的象徵“離別”的美好形象,以垂柳的彎腰凸顯了它的軟弱無力的“人格”。

再如《茅舍》這首詩:

一片月色

偶然幾隻流螢

茅舍沾沾自喜的說

我也是亮麗

金碧輝煌

這首詩中,原本最普通不過的一幅農村夜景,卻被詩人捕捉住細小的一瞬,頓時閃耀出哲理的火花。茅舍傳統的田園形象也遭到顛覆,令人耳目一新。

 

   詩人善於造境。風雨數十年,多少人生感懷需要抒發,在詩人的筆下,抽象的情感總是顯得那麼具體可感。比如《失意》這首短詩:

雨未霽

冷風加速

把歲月吹涼了

“風”、“雨”、“涼”,這種意境正與失意的心情相通。

《希望》一詩寫得也極為傳神:

燈火闌珊處

有一隻螢火站著

微笑

該詩融古典詩與現代詩的表現於一爐,螢火的意象創造得那麼自然、新鮮,其中的味道令人咀嚼不盡。

 

在《思念》、《相思》、《愛情》、《夢想》、《歎息》、《真愛》等詩中,我們都能看到詩人高超的造境本領。

 

造境,萬物皆為我所用。所謂境由心生,心不同則境不同。詩人勤于思考,意象紛呈。整本詩集中,即便是相同的題材,也絕無兩片相同的葉子。以秋葉詩為例,同樣的落葉,在詩人筆下,一會兒“是一塊塊焦黃了的/秋”(《落葉》(一),一會兒又變成了“懶得修煉的一群苦行僧”(《秋葉》)……

 

在造境方面,詩人也有如下的技巧:

首先,打破常規,通過詞語的奇特組合、拼貼,構成現代詩的變形和通感,從而營造出特別的意境。這樣的例子,信手拈來,如《生命》(二):

用皺紋織夢

一條條亂成

荒涼

 

才發現

夢已缺了一角

 

再比如《成長》這首詩:

苦辣酸鹹統統打包

把歲月

餵大

 

其次,抓住事物最主要的精神實質,示以意象,將其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比如《熱吻》這首短詩:

雷電交加

一團烈火

可把大地燃燒了

這個意象將熱吻的實質寫絕了,令人叫好。

再比如《浪花》這首詩:

奔湧

只為一個亮點

豁出性命

該詩截取了浪花最震撼人心的一個鏡頭,將它定格下來,寄託了自己對人生不屈不撓的追求,寫得鏗鏘有力、大氣磅礴。

 

詩人的風格多樣。『夢的碎片』中的詩作分為兩輯,第一輯為“微型小詩”,第二輯為“歲月留痕”。全書將近200首詩,各有各的特色。總體來說,“微型小詩”的作品更加內斂、濃縮,乾脆俐落;而“歲月留痕”中的詩作則吟詠鋪敍,柔婉舒緩。請看“微型小詩”輯中的《夏》與“歲月留痕”中的《夏》這兩首詩:

《夏》                             《季節的隨想》(夏)

所以一張新鮮風景     歸路上站得齊齊的

是一塊塊蟬聲        尤加利掉了一地蟬聲

拼貼                究竟被吵醒是

                    炎炎的夏日

                    頓然墮入一種

                    乾澀

 

                    我細算還要多少時候

                    才有一場雨的暢快

                    夏日之後再會春天還是

                    晚秋的

                    延續

 

筆者認為,微型小詩最考驗一個詩人的功力,他的生活積累、寫作技巧等在瞬間都展露無疑。沒有素日的 “厚積”,絕對產生不出如此精彩的“薄發”。

 

現代詩最注重個性與創造。個性與創造,歸根結底來源於個人真實的生活。每個人的人生道路都是獨特的、不可複製的。詩人一路坎坷、飽經風霜,這些艱難歷程早已化為了寶貴的精神財富。詩人將自己獨特的人生感悟灌注於詩歌當中,賦予了詩歌以鮮活的生命,絕非為寫詩而寫詩,無病呻吟,這是他的詩能不斷創新的根源。從他的詩歌當中,我們能看到時間、生活、思想運行的軌跡。

 

總之,『夢的碎片』這本詩集凝聚了詩人大半輩子的心血,佳作雲集。如何解讀,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筆者只是結合自己閱讀的體會,寫下一點管窺之見,但願不貽笑於大方。

 

 

                                                  2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