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松機的坎坷移民路

                                 

 

    亞利桑那州鳳凰城一個暖冬的下午,我有幸認識華人長者余松機(Tung Gay Yee)先生。余老先生1929年出生在中國廣東台山鄉村,今年88歲高齡了。他身材不高,因年輕時長年勞累,顯得有些蒼老,不過腰背依然挺直,精神矍鑠,憨厚的笑容露在臉上。

    1951年,余松機偕同比他小一歲的弟弟余松柏(Tung Park Yee),在香港獲得赴美臨時簽證,來美國與已是美國公民的父親團聚。

    到美國後,余松機在雜貨店打工、在餐館洗盤子。工作繁重,時間又長,他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一星期工作七天,每月掙八十美元。有時美國老板會讓他休息一天,他說那就是老板的大恩大德了。由於他幹活認真,不怕苦不怕累,老板給他加過一次薪,從一個月八十美元加到一個月一百美元。

    他這樣成年累月打了六年工,稍有積蓄,決定自己做生意。

    1957年,余松機來到亞利桑那州一個名叫雷(Ray)的銅礦小鎮,該鎮就是以雷氏銅業公司(Ray Copper Company)命名的。他開了一家銅皇后餐館(Copper Queen Café),自己當廚師,供應美國餐。一套早餐最多賣廿五美分,一套最豐盛的晚餐賣一美元75美分。余先生的銅皇后餐館的食品,價廉物美,味道可口,銅礦工人喜歡光臨。

    余先生具有中國人勤奮、善良、慷慨大方、富有同情心、自己又非常節儉的傳統美德,他交了好多美國朋友,大家都叫他Chuck。有的礦工朋友手頭拮據,向他借點錢,等發工資後還,他都有求必應。他總會忘記某人借他錢,以後再也不會提起。這樣講義氣的人,有口皆碑。

    1959年,銅礦工人舉行曠日持久的大罷工,沒有工資收入。有些工人在饑腸轆轆時走進余先生的餐館,他們是他平時的顧客、朋友,他理所當然免費招待他們。他前後一共送給罷工工人幾百份飯菜,對於他的這樣小本生意來說,不容易呀!人們對他更是倍加讚揚。

    1957年開始,美國移民歸化局刁難余松機,說他已經逾期居留,要遞解出境。余先生申辯他父親是美國公民,按美國移民法他們兄弟倆可以依親移民。移民局官員懶得查閱他父親入籍檔案,反而要余先生出具資料,證明他父親是公民。他找了資料呈上,移民局一再說資料不全,要他補。

    政府爲余松機的移民案子開過好幾次聽證會,最後第九巡迴法庭判決,他提供的父親是公民的資料不足。

    在這無可奈何之際,礦工堂比肖普(Don Bishop)帶頭發動雷(Ray)當地的居民和鄰近的索諾拉(Sonora)、較遠的蘇比利爾(Superior)等小城鎮居民簽名聯署,爲他申訴。一下子收集到五百多人的簽名,最終得到超過八百人的簽名。

    亞利桑那州的美國參議院議員卡爾海頓(Carl Hayden)和美國國會議員莫里斯尤德爾(Morris Udall)聯名爲余松機提出特別議案(Special Bill),直接送交國務卿。1962625日,這項3469號議案在參衆兩院兩讀通過,余松機獲得美國合法身份。

    余松機先生的這段傳奇經歷,196218日《亞利桑那共和報》(The Arizona Republic)1962719日《銅礦盆地報》(Copper Basin News)都有報余先生把這兩份報紙夾在鏡框堿藕獺A它們是他坎坷移民入籍路的見證。報上有段話感人肺腑,意思是余松機方方面面已具備美國公民的素質,把這樣的好人軀逐出境,簡直就是犯罪。

    1957年五月至1962年六月漫長的五年多時間堙A余先生面臨遞解出境,身心受盡煎熬,別人很難想象。

    他廿二歲來美國,打工謀生,收入微薄,儘管多次有人給他介紹對象,也有姑娘主動向他示好,他都婉拒了,原因是我沒錢養家活口。直到他卅六歲時,收入穩定了,他才結婚成家。

    現在余松機老先生退休在家,頤養天年。他有三子兩女,七名孫輩子女,個個孝順。他一人獨居,寂寞無聊,於是每天到梅薩(Mesa)市他廣東老鄉開的譚華參茸海味店坐坐,聊聊天,幫助做些事情。店主請他喝茶、吃飯,如同一家人。大家都戲稱他爲“88

                                        2018.1.25

 

 

圖片說明 :

A 余松機先生攝於2017年近照

B 余松機(左)和本文作者唐孝先(右)合影

C 1962.1.8《亞利桑那共和報》刊登當地礦工和民眾聯名救助余松機免於遞解出境的新

     圖片裡礦工堂比肖普給余松機看申訴書

D 1962.7.19《銅礦盆地報》報導救助余松機的3469號議案通過以及相關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