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唐志軒的五首詩

 

 

    父親唐志軒(1916-1988),江蘇無錫人,早年考入無錫國學專修學校,後來在國專滬校畢業。在校期間,成績優秀,多次獲獎。其詩作多為七言律詩,用毛筆工楷抄錄成一集,可惜毀於動亂,散失殆盡。

    最近無錫江南大學文學院劉桂秋教授在《無錫文庫》中找到父親二十歲上下寫的五首詩,其中四首刊登在《國專月刊》上,一首刊登在《國學界》上。

    現將五首失而復得的詩抄錄如下。

 

●中元夜望

 

今年大火又西流,為愛涼風獨上樓。

未覺單衣生玉露,因開滿月惜金甌。

乘風志重千秋業,投筆功輕萬里侯。

極目蕭條東向望,渡河呼罷鬼神愁。

 

    【原載民國二十四年(1935年)《國專月刊》第二卷第二期】

 

●新游仙

 

我名在玉室,我志在金芝。對此人間世,茫茫百感悲。

百感誠可悲,四顧欲何之。潔我芙蓉裳,佩我瓊樹枝。

舉頭望碧落,舉足駕青蝺。鸞皇為僕從,日月為旌旗。

雲霓綴太空,光釆班陸離。天路浩渺渺,冷然拂輕颸。

帝闕已在目,光景廔轉移。左有采鸞翔,右有群鶴翍。

靈妃開口笑,玉齒無參差。王喬與洪崖,欣然共我嬉。

赤松餽水玉,浮丘勸酴醾。喈喈眾樂作,剛柔辨壎箎。

粲谷纖手彈,石弦櫻口吹。東遊蓬萊島,瑰瑋頗多奇。

驚波瞻洶湧,三山覩厜。黿鱉隨蠢蠢,鮫鱗舞僛僛。

騰騰吸沆瀣,歷歷數哈唎。金宮銀闕間,遺棗有安期。

騎彼海上鯨,往來衝流凘。西行訪王母,龜山涉嶔崎。

崑圃與閬苑,斑爛陳魚麗。右側環翠水,左側帶瑤池。

靈宮生綠霧,異草不可知。仙女何莘莘,盡姸無一媸。

灼灼桃花面,依依楊柳姿。美目動秋波,靜好神安怡。

主人飲我酒,清香沁心脾。冰桃壽萬歲,碧藕衍千絲。

蹲蹲眾女舞,浮騰復蜲蛇。穿衣耀燦爛,佩帶颺離披。

疾足步細細,柔腰熊迤迤。翻騰意未足,喘噓力已疲。

神仙雖云樂,塵寰詎可遺。安得世間人,共醉白玉卮。

 

    【原載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國專月刊》第五卷第二期】

 

●春江花月夜

 

一曲清江抱苧蘿,明明圓月映銀波。

江頭桃李春無限,萬紫千紅逐水多。

江水非春少顏色,春到無花耐不得。

春朝如醉意昏昏,惟有春宵趣無極。

四美春江花月全,無邊風景耍人憐。

有景無人景寂寞,有人有景兩神仙。

佳人冰肌復玉骨,悠悠綺思當春發。

無眠私起步輕移,來立春江相思月。

舉頭對月漫相思,心事共郎各自知。

正似江流流不盡,花遮人面待良時。

良時春宵不易遇,月光照向江邊路。

數到落花第幾堆,分明見得情人步。

情人步月戀春花,擲果丰姿惜歲華。

顏色真教花妬忌,因緣好似月無瑕。

今夕何夕此何所,一對乘龍跨鳳侶。

願作江中交頸禽,不為月媬W愁女。

女愁對此更添愁,天上江中形影收。

人去春花春草在,春江灧水東流。

 

    【原載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國專月刊》第五卷第三期】

 

●詠司馬相如

 

長門一賦萬黃金,移得君王薄倖心。

畢竟徘優商賈事,文君還有白頭吟。

 

    【原載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國專月刊》第五卷第四期】

 

●次陳其昌戲贈虞君病京口

 

咫尺巫山路不遙,可憐蟲度可憐宵。

華山應識多情女,幽恨如煙未許消。

 

    【原載民國二十六年(1937年)五年十五日出版之《國學界》創刊號】